一个不折不扣的共产主义原教旨主义者

中国理论刊物《求是》最新刊登的习近平2013年旧文堪称他的执政宣言,其中充满对改革开放后的中国“卫星上天,红旗落地”式的忧虑,也暴露了他执政六年多,尤其是过去一年多来地位稳固后急剧左转的思想根源。观察人士指出,这篇文章证明他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共产主义原教旨主义者,十九大以来习时代与毛时代的无缝对接也就不足为奇。习近平能否重振社会主义雄风?邓小平式的改革开放还有没有路走?中国未来将走向何处?

嘉宾: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

胡平:强调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习要兼顾毛邓路线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求实》杂志本期,就是4月1号出版的这期刊登了习近平这篇最引人注目的文章,而官媒3月31号就已经转发了。之所以这么做,应该是习近平2013年1月5号这篇讲话非常重要,可以说是他的执政宣言。在民主制度下,候选人需要先发表执政理念,然后才可能获得选票当选。在中国的体制下则是正好相反。要考察领导人的执政理念,必须等他当了总书记之后来观察他的言论,就是领导人掌握了权力才会有执政理念。

我认为,他这篇文章有两点值得注意。一是他强调中共领导下中国的社会主义性,而不是其他主义。他也指出,国内外对中国的体制有很多疑问,有说是国家资本主义的,也有说是新官僚资本主义,这些都是错误的。中国的体制仍然是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无论怎么改都不会变化。

二是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就是改革开放前和改革开放后。整个讲话很清楚,既然还讲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就是他不打算完全抛弃邓路线,所以,说他是马列原教旨主义者不准确。他打算在邓的路线上减少资本主义的程度,同时恢复一些社会主义。所谓互不否定,就是不要让两个阶段太对立;前阶段是历史而无法改变,后阶段正在进行,可以修改。中国这条大船改革开放后一直开在邓路线上,习近平掌舵之后,要朝毛路线转一转,但却不是全部拐回毛路线。

胡平:独裁者重权力,控制欲驱使挺国企

胡平说,我们注意到,过去一年来,习近平很少提小平同志了,也很少提毛泽东同志了,而更多地是突出自己。他已经和从前不一样了。刚刚上台时,他的个人崇拜刚刚起步,现在随着实力增强,他更加突出自己的权威。他在政治方面更想回到毛时代,经济上也不像老一代一样迷信计划经济。他毕竟是过来人,对毛的经济路线是不以为然的。他作为独裁者希望扩大自己的权力,希望控制社会方方面面。这样的心理使得他对民营经济有天然的反感和本能的排斥,而希望强化国企,把国企做大做强。

与其说他是迷信国企可以做得更出色,还不如说是希望看到国企或者公家占的比例更大,因为这样就意味着政府和党控制得更加全面。

总之,他是从政治角度考虑这个问题,而不是真的要在经济上更远地背离邓小平的路线。

章立凡:重提六年前旧话,恐因政权稳定受威胁

历史学者、独立时评人章立凡说,这七篇旧文,直到第七篇出笼才引发人们的关注。我认为,决定密集发布最高领导人的文章应该是从去年开始的。原来人们都觉得是语录治国,都是只言片语讲话的汇集发表。现在看来,还有进一步考虑,将来没准要出选集呀什么的。

邓小平、陈云都是文选,毛才是选集。估计要出像毛一样的选集,然后再称之为某某某理论,至少不低于思想的规格。中共对领导人的理论有各种规格。最高的是马克思、列宁主义,其次是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现在的领导人起码要升到思想的牌位。

多维统计,《求实》2019年第一期开始连发七篇。对比从前的领导人,这样的频率非常罕见。而自从2012年上台后,领导人已经在《求实》上共发了29篇文章,今年的比重更是非常之大。大家非常重视现在这篇《关于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几个问题》。

胡平先生也谈到,领导人对社会主义的解读,区别于其他人的解读。强调两个30年互不否定,这是中心思想。

讲话中说,没有改革开放的话,今天我们可能会遇到苏联和东欧亡党亡国的危机。这是对的。如果没有改革开放,中共恐怕撑不到今天,因为经济崩溃,政权就无法维持。

讲话中又说,而如果没有49年建立的政权和积累的正反经验,改革开放也无法顺利进行。得出两个30年不能互相否定的结论,读起来有些绕口。根本而言,领导人要继承两笔遗产,就是毛的铁腕和邓的致富手段,以此来巩固执政地位。

执政六年来的做法,是从邓路线到毛路线的倒退。估计现在遇到很大的困难,主要是国际社会和中美贸易战,这才被逼迫着要向改革开放路线回归。恐怕美国也希望中美关系回归邓时代。

我想,是否因为压力很大才不得不重提邓小平。我们看这篇文章虽然是六年前的,但当时自己地位不稳固所以要借助邓小平。现在恐怕又遇到同样的情况,所以又搬出同样一套话语。

章立凡:毛邓矛盾体,两边都靠走不起

章立凡说,这篇讲话说千万不能“邯郸学步”,免得连自己原来的走法都失去,最后变成只能爬着走。现在就是这个状况。本来是以老毛为体、老邓为用。但是,这是个矛盾体,邓如果不否定阶级斗争的话,就不能挽救共产党。

在毛末期,共产党面临崩溃的危机。现在的这套又倒回毛路线,跟邓截然不同,本身就是邯郸学步,原来的没有了,新的也学不像,只好爬行。我看,现在这一套理论攻势,或者说是树立某某理论思想的做法,中宣部可能有所谓的低级红高级黑意图。明知是皇帝的新衣,还让人穿上走起来,让大家看,让大家耻笑,最后就是达到让某个人失去权力的目的。

我真的怀疑,这是对领导人的戏弄。不过其本人没感觉到,还以为在“守住共产党的家业”。搞文革那一套,即所谓“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的苗”。现在,无论是从娃娃抓起也好,还是从高校抓起也好,反正就是在强化意识形态。特别上个月搞了学校思想政治理论课教师座谈会发表讲话以后,用高校阵地的政治理论教育这套,强化了课堂主阵地,也要所谓的争夺主阵地,于是发生了许章润教授被整肃的事件。

其实,这反而使得自己处于更不利的境地。知识分子还是不得罪为好,他们有各种高级黑的办法来对付你,把你弄得灰头土脸。不要跟知识分子为敌、也不要跟知识为敌。这是常识,如果连这个常识也没有,真的就是邯郸学步。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