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欧洲双双降速

世界贸易的停滞迹象正在加强。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CPB)的数据显示,2018年贸易量比上年增长3.3%,与2017年的增长4.7%相比出现放缓。跨境产品流动低于世界经济增长率的“Slow Trade”正在重现。不仅是美国和中国的贸易摩擦,各国经济增长力下降也有可能正在导致贸易放缓。

荷兰经济政策分析局的贸易分析体现了最近的动态,作为显示世界经济动态的指标之一,受到各国中央银行等的关注。

观察月度数据可以看出,世界贸易截至2018年底出现迅速放缓。2018年12月的世界贸易量指数(以2010年为100)降至122.8,比2017年下降1.4%。自2016年1月以来首次同比降低。索尼金融控股的菅野雅明指出,“在美国提高对中国关税前,出现了抢搭末班车的出口,有可能抑制了下半年的贸易”。

包括中国在内的亚洲新兴国家的贸易量2018年12月同比下降4.6%。与10月的增长10.8%相比,放缓迹象明显。菅野表示,担忧贸易摩擦的企业对设备投资变得慎重,东南亚和日本的对中国出口笼罩阴影。担忧欧洲经济的声音也很多。欧元区贸易量2018年11月下降2.0%,创出2013年2月以来的最大降幅,2018年12月也下降1.1%。有可能是意大利的财政问题等产生了负面影响。针对目前的世界贸易停滞状态,SMBC日兴证券的丸山义正表示,“令人意识到比预想更早的世界经济失速风险”。专家重视贸易量与世界经济增长率的关系。这是因为在企业在全球拓展业务的经济结构之下,贸易放缓的原因有可能是经济增长潜力下降。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1月发布的2018年世界经济增长率(推算值)为3.7%。2018年出现贸易增长低于经济增长率的Slow Trade。2017年曾时隔6年消除这种状态,但短短1年后重新出现。上次的Slow Trade始于2012年。当时处于雷曼危机后世界经济正在恢复的局面。过去,Slow Trade仅出现在世界性冲击之后,但上次属于截至2016年的长期现象,被认为体现出世界经济的结构变化。

日本银行(央行)表示,出现Slow Trade的7成原因在于“潜在增长率低迷”等结构性因素。这是因为按剔除物价因素的实际增长来看,生产机械等生产资料的进口大幅减少。

如果潜在增长率下滑是贸易停滞的原因,可以认为2017年的复苏是暂时性的。日本一直以外需为支撑保持经济复苏,因此将因世界增长力下降而受到巨大影响。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