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间和永恒”换个角度看困难

从一个修行者的角度,这世界就两种人,一种还希望思考一下觉悟事情的,一种认为没有这个必要的,这里也不能定义好坏。不想干一件事情可有很多理由,比如生活已是如此困苦或人生不享受白来了一场等等。

尽管每一个人都有一个觉悟的种子在内心,正如每个人一生当中即使有一刻的愿望思考生命意义答案的愿望。但,要找到答案并开始实践这个方向看上去是如此的艰难和有阻力,很多人退缩了;日常生活的繁琐和疲惫被当成阻障,而不是实践的对象和课题;觉悟之路当作没有希望的道路;很少人理解只要你一旦开始这个思考,觉悟就开始了因果,其实只要你坚持下去保持思索,剩下事情是顺其自然的。

那么这个自然是个什么过程?当一个人思考这个方向的时候,下面就是具体经历了,大部分人不喜欢苦难,但这一生不遇到些困难,就如同一场平淡无奇的演出,遇到困难的,总觉得对付起来非常的吃力,希望得到好的,顺的,赞扬的是很正常,怨恨不好与不公也正常;在这样的观念下看看改变一下,这细微的差别真的是看你如和体验这好与不好,如果每个困难都是觉悟的阶梯,每个不平都是觉悟的契机,每个得到都有因果,你的心能否渐渐平和,来任何一单好坏你都能坦然面对而不是首先抗拒和抱怨,慢慢的妄想少了,真正的体验开始。

拥有善的能力与能用,我看到很多幸福或不幸的人,也看到很多非常富有或贫穷的人,无论贫富他们中最大本领的,莫过于有能力将困苦的事情变作人生的财富而不是债务与加倍痛苦。我发现拥有这样的智慧的人往往能回归到内心真正的善和慈悲的价值观上,能体验到内心世界真正慈悲的那个地方并和他共思同化;一个能在慈悲中觉醒的人,可以了解瞬间即是永恒的本意。

是这样的,人因为有这个身体,以至于很多修行的人有了极大的困惑,欲望和思想经常的不统一,身体如同无法摆脱的监狱,也是不能解脱的最后的执着,思想和身体处在制约与反制约当中;这导致苦行僧们用残酷的办法希望能够激发潜能来超越这个枷锁,而对失去身体的恐惧让人们裹足不前不敢真正实践。人们忘了善是没有敌人的,如果不是那久远累计的业债,你怎么会禁锢在这有形的枷锁之下?如果你找到封存恒久的慈悲之力,难道不可以把这里的业力善解?你的身体又何尝不想和你统一在一起,体验智慧的喜和身心的健康呢?

因此两种看法,两个结果,在每天的点点滴滴,就在眼下的这一瞬间。有心人只需要找到并把握住这一瞬。如果你觉得生活非常的漫长和困难,那么你可能还在妄念中无法体验当下的喜悦,如果你还没有开始寻找,任何时候开始都不晚,在你身边找到那个瞬间,永恒其实不远。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