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宫斗”与中美关系走向

Made in USA将逐渐回归。我要把就业、财富和梦想全部带回美国”,在发表热情演讲的特朗普身边,站着的是总统首席战略官兼高级顾问史蒂芬·班农。特朗普当场签署了打算重新审视所有贸易协定的总统令。

在被称为“锈带(生锈的老工业区)”的宾夕法尼亚州,2016年秋季共和党时隔28年赢得了总统大选在该州的选举人票。特朗普胜利的原点是被逼入经济困境的白人阶层的愤怒。政权重要人物班农在总统就任第100天安排了这场“不忘初衷”的活动。

不过,白宫内的情形和气氛却不是这样。美国总统办公室的西侧是书房,再往西几米,离特朗普最近的房间是其长女伊万卡的丈夫、总统高级顾问贾里德·库什纳的办公室。而班农的办公室在更靠西侧的地方。

班农和库什纳可以说是特朗普的左膀右臂。但这两位最受信任的人在4月6、7两日的首次中美首脑会谈中并没有隐瞒双方的严重分歧。

库什纳抛开对华强硬派的班农,反复与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进行磋商,为美国对华的协调路线铺设了道路。虽然最终中美首脑会谈没能发表联合声明,但双方构筑了磋商声明文案的关系。在位于佛罗里达州的特朗普别墅中,晚宴上班农坐在了最末席。

“只有你才能给中东带来和平”,特朗普把历代美国总统面临的难题——中东和谈的重任也交给了犹太裔美国人库什纳。“影子国务卿”,美国媒体开始这样称呼他。

库什纳的父亲曾向民主党大量捐款,他骨子里是个“自由主义者”,把班农称作是“民族主义者”。班农则背地里厌恶地称库什纳是“纽约客”。库什纳在纽约的商业界取得成功,崇尚现实主义,可以轻易作出妥协。班农认为库什纳采取的是姑息手段。

“特朗普喜欢的是常胜将军”,美国政府内部某位高层这样说。班农在“禁穆令”上马失前蹄,而库什纳目前还没有明显的过失。

“一起吃晚饭如何?”把妻子留在纽约的特朗普最近一到傍晚就频繁邀请单身的国防部长马蒂斯共进晚餐。特朗普政权上台后,班农主导制定的禁穆令直到发布当天才通知马蒂斯。因马蒂斯反对把与美国合作开展反恐作战的伊拉克也算在限制对象内,后来伊拉克被从受限制的名单中去除。

美国政权内军队出身的官员与特朗普的亲属一起把班农逼入角落。与班农关系密切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NSC)负责人、总统助理弗林因涉嫌与俄罗斯接触被迫辞职。美国陆军中将麦克马斯特在得到掌管人事权的承诺后接替了弗林的职位,他将班农从国家安全保障会议的常任委员中除名。

“他会认真听取别人的意见”,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这样向周围人评价特朗普。“有事随时联系”,经过两次会谈后,构筑了亲密关系的安倍与特朗普仅4月就通了4次电话。

在“亲属+军人”的主导下,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从孤立主义转向现实路线。承担起“世界警察”角色的美国封锁朝鲜、攻击叙利亚,这让同盟国松了一口气。不过,“排斥班农”让“美国第一”的口号黯然失色,特朗普政权伴随着失去核心支持层的风险。

“怎么样?有这么多红色”,特朗普办公室的桌子上有一张地图。在总统大选中,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获胜的州在地图上用蓝色标记,特朗普自己获胜的州用红色标记。他至今仍然会得意洋洋地向来访者展示这张地图。

在2018年进行信任投票的中期选举中地图上是否仍然能一片红色呢?特朗普5月1日就班农和库什纳的矛盾向美国媒体表示,“有时候部分官员的关系稍微紧张,不过我跟他们说要齐心协力”。依然矛盾重重的亲信之间的权力之争如何发展将决定特朗普的立场和命运。

#文章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