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裁政权对错误自我纠错的能力薄弱

美国马歇尔基金客座高级研究员裴敏欣的文章说(日本日经亚洲评论发表) 在美-中贸易战从小冲突升级为正面冲突之前,传统的观点是,中国封闭的一党专政政权在抵抗贸易战的政治影响方面,比美国分裂的民主政体强得多。中国共产党不必担心选举问题。相较之下川普的共和党,则可能受到那些因中国报复而受伤害的选民强烈打击。

但对习近平来说,不幸这样的传统智慧错了。即使中国对美国的贸易报复集中在支持川普的核心地区,尤其是美国的农业地带,对川普的负面影响充其量也是温和的。除了少数共和党人微弱的抱怨外,共和党很大程度上是支持川普的。如果不是今秋的美国国会中期选举在即,美-中贸易战几乎没有在美国政坛掀起多大浪花。

但中国的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中国领导人可能不必竞选公职,但他们仍然要为公众舆论和政权内部激烈的竞争负责。和美国的贸易战,几乎令所有人感到意外,而且触发了对习近平领导下中国外交和内政政策激烈、坦率的辩论。

表面上这场辩论多数围绕着如何应对川普的贸易战。在中国,许多人有理由担心,中国在全面贸易战中的处境,会比美国差得多。但在这种经济担忧后面,是对习近平2012年底上台以来外交政策的猛烈批判。他们不是只谴责贸易战,也从社会和党内对习近平展开了批评。他们指过去五年来,习近平膨胀的外交政策导致中-美关系的基础破裂,

他们指出,习近平抛弃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即“在国际上保持低调”、“不出头”的战略,是造成当前外部困境的根源。尤其习近平的标志性外交政策举措,如耗资1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南中国海填礁造岛;与俄国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等,现在被视为不计代价,野心勃勃,充满风险,导致对抗。

中国精英阶层事后一致认为,这一系列政策根本改变了西方尤其是美国,对中国如何崛起的观感。强大的中国是否会对美国的全球领导权和利益构成威胁?如果美国曾对这一点持不可知论者的看法,那么现在完全改观了。习近平领导下中国大战略的转变,使华盛顿有关中国的战略思考变得清晰,直接导致美国终止了与中国长期接触的战略。

其中的暗示非常明显:中国现行的外交政策使中国成为美国的敌人,注定危及中国的经济前景。对中国外交政策的反思,不可避免地导致全面检讨习近平的内政,并发现许多可谴责的地方。总体上看,中国自2013年开始出现惊人的倒退。从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到习近平,政治上新毛主义和新斯大林主义结合成为意识形态正统。领袖个人崇拜被那些为习近平抬轿子的人所复兴,但习却没有阻止他们。个人崇拜是对中共及其精英致命的威胁,因而也是邓小平及其同事努力根除的东西。更有甚者,习近平在去年的中共十九大没有按照邓的不成文规定,指定自己的接班人。今年3月,他竟通过人大会议取消了国家主席的任期限制。

中共和中国人民之间含蓄的社会契约,在过去五年中也被撕毁。毛死后的绝大多数时间,中共为确保持政治垄断,主要处于守势,只在其权威公然受到挑战时才作出反应,还允许不断拓展公共空间和个人自由。但这种趋势在2013年戛然而止。审查、镇压、监视变本加厉,恐惧重新回到中国社会。

根据历史的经验,独裁政权对错误,尤其最高层犯下的错误,自我纠错的能力薄弱。今天习近平的挑战是,证明对他的批评,以及上述历史经验都是错误的。他可能尝试让批评者确信,中国的挫折是暂时的,他的战略将见效,释放出巨大的长远利益。他也可以选择作出迅速、不事声张地战略退却,返回他几个前任推行的谨慎、温和的政策。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