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女内阁部长挑战北京的

印度尼西亚庞岸达兰——苏茜·普吉亚斯图蒂(Susi Pudjiastuti)正在用手吃午餐,她用一只手的拇指和另外两根手指从一块鱼上摘出骨头。另一只手模仿用高跟鞋根在地上踩的样子。

“如果中国人想跟我耍花样,我就这么干,”印度尼西亚海事和渔业部长普吉亚斯图蒂说。“我可以优雅地微笑,然后用上我的高跟鞋。”“鞋跟很尖,”她把鱼放进嘴里说。

可以说普吉亚斯图蒂不是循规蹈矩的印度尼西亚女性,更不是循规蹈矩的内阁部长。她一支接一支地抽烟,尽管印度尼西亚卫生部长——也是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总统内阁的八名女性之一——警告她说,公众人物不应当被看到抽烟。

普吉亚斯图蒂喜欢黑咖啡,喝酒只喝香槟。“我家人觉得我有点疯疯癫癫的,”她说。

要挑战北京或许确实需要一点疯劲,甚至包括扣押在印度尼西亚水域偷猎的中国渔船。在做这些事的过程中,她在国内外都树立了很多敌人,但她表示,印度尼西亚渔场健康状况的改善可以证明她的成功,她不会退缩。

印度尼西亚拥有1.3万多个岛屿,是世界上最大的群岛国家,但其海洋主权长期以来遭到忽视。2014年接受任命时,普吉亚斯图蒂是一个高中没毕业的海鲜和航空业大亨,接手了一个可能被取缔的部门。但她改变了这个职位的政务属性,向侵犯领海并威胁到一些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海域的外国渔船宣战。

并非所有侵犯者都来自中国。据联合国报道,来自其他东南亚国家的船只也会溜进印度尼西亚水域,令该国每年至少损失10亿美元的资源。普吉亚斯图蒂不打算用什么含蓄的手法:在她的支持下,数百条被扣押的外国船只被炸毁。

但是,普吉亚斯图蒂与中国人的纠葛引起了轩然大波,同时,在那些呼吁国际社会反抗北京强硬外交政策的人心目中,她也意想不到地成了女英雄。

印度尼西亚对在南海争议领土没有提出正式要求,目前北京已经在让轰炸机降落在那些有争议的岛屿上。但是,中国在地图上使用的“九段线”划定了它认为属于自己的南海区域,那条线延伸到了与印度尼西亚岛屿附近的水域。

因此也就把鱼——和普吉亚斯图蒂——卷了进来。“我不是军人,我不是外交部长,”她说。“中国人没法真的跟我生气,因为我所说的只是鱼。”

普吉亚斯图蒂因扣押并炸毁非法渔船而出了名,也树了不少敌。又一个微笑,又一口午餐,这次,普吉亚斯图蒂浇上了一种辛辣的酱汁,是她用最近去印度尼西亚东部旅行时购买的65磅番椒做成的。

2016年6月,一艘印尼军舰拖走了在南海最南端印尼纳土纳群岛附近抓获的一艘中国渔船。当年早些时候,中国海岸警卫队介入,切断了另一艘被扣押船只与一艘印尼巡逻艇之间的拖缆,挫败了印尼拖走那艘渔船的企图。

这两起扣押事件都发生在国际海事法规定的印尼专属经济区内。但中国外交部提出抗议,称那片海域是中国的“传统渔场”。

这个论点未能说服普吉亚斯图蒂。“古时候,印尼人一直航行到马达加斯加捕鱼,”她说,“难道我们应该宣称整个印度洋是我们的‘传统渔场’吗?”

自从普吉亚斯图蒂上任以来,曾经在印尼海域捕捞的一万艘外国渔船中的大部分都已消失。根据政府的统计数据,2013年至2017年,印尼的渔业储备量增加了一倍以上。

普吉亚斯图蒂在庞岸达兰视察渔业部的一个项目。一名官员说,她右小腿上的凤凰纹身让她看起来像个“暴徒”。但今年早些时候,印尼副总统优素福·卡拉(Jusuf Kalla)表示要适可而止。炸毁船只可能让普吉亚斯图蒂成为印尼最受欢迎的内阁部长,但这种震慑战术正在吓跑外国投资者。印尼商会(The Indonesian Chamber of Commerce)响应了他的指责。

就连印尼的240万渔民也武装起来,抗议普吉亚斯图蒂制止那些普遍存在的对环境有害的做法,比如深海拖网捕鱼和爆破捕鱼。

这位渔业部长对此不加理睬。“我刚开始做海鲜生意时,鱼都这么大,”她张开双臂比划道。“后来的鱼都小了。鱼都没了,过度捕捞,政府也不在乎。”

普吉亚斯图蒂的支持者提议她担任维多多的副总统竞选伙伴。维多多将于明年竞选连任,不过,印尼宪法中有一项条款规定,高中学历候选人不能竞选该国最高的两个职位。当被问及竞选副总统的传言时,普吉亚斯图蒂予以否认。

只要有机会,她就会返回大海。今年早些时候,普吉亚斯图蒂和她的管家努玛迪亚·赫伦巴(Nurmadia Heremba)去了她童年时生活的庞岸达兰,那是一座长满红树的海边小城。在一个假日的周末,她划着冲浪板出海,给自己放松一下心情。

“我在海上才高兴,”擅长划桨式冲浪板的普吉亚斯图蒂说。海浪很大,她费力地划了90分钟后,在冲浪板上放松,抽烟,喝热饮。夕阳在印度洋上闪耀着红光。“见鬼去吧,雅加达,”普吉亚斯图蒂说。“我在海上才高兴。”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