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入文化风暴的印度香饭

印度香饭是数不胜数的印度假日和婚庆的重头戏

如果印度有一种代表性食物,能和烙饼(roti)、印度豆泥(dal)或印度咖喱角(samosa)等印度菜并驾齐驱的,应该就属印度香饭(biryani)了。这种丰盛的庆典食品最有可能是波斯人和中亚统治者带到印度次大陆的,他们还给印度留下精致的泰姬陵。

现在,印度香饭是数不胜数的印度假日和婚庆典礼的重头戏,常常抢去蛋糕的风头,而它正处于颇具争议的文化风暴的中心。

印 度北部哈里亚纳邦(Haryana)的警方已采取非常措施,检查公共餐厅中的羊肉印度香饭是否含有牛肉。不仅印度大部分印度教人不吃牛这种神圣的动物,而 且宰牛在包括哈里亚纳邦在内的印度大多数地区都是非法的。2015 年法律对这种行为判处十年监禁。20 多个印度邦禁止宰牛或吃牛肉,或者二者皆禁。

哈 里亚纳邦奶牛事务委员会主席巴伊·拉姆·曼格拉(Bhani Ram Mangla)告诉 BBC 国际台的阿弥塔巴·巴塔萨里(Amitabha Bhattasali)说:“我们得到梅瓦特县对于印度香饭中混有牛肉的投诉,因此我命令警察亲自检查那里餐厅出售的印度香饭”。

考虑到印度人口和食物惊人的多元化,对上述问题如此敏感也并不令人意外。就像繁华的街市和令人头晕的马萨拉(masala)香料一样,印度本身就是各种宗教、语言、文化和美食的汇聚之地。

美国丹佛大学助理历史教授卡罗尔·赫史托斯基(Carol Helstosky)表示:“食物是一种身份的标志,彰显不同种族、宗教、社会经济或个人地位。因此,在人们的身份受到挑战或质疑时,可能就格外敏感。

以 印度香饭为例。由于印度有很多邦,所以制作印度香饭至少有很多方法。在海得拉巴(Hyderabad),一层层经过调味的肉类和饰有星星点点藏红花的米饭 被密封在生面团盖子下,然后以最传统的制作方法“dum”蒸制。在金奈(Chennai),印度香饭会与辣椒一起加热,用西红柿加入酸味。在加尔各答 (Calcutta),印度香饭上布满土豆,顶上还要盖上水煮蛋。

在新闻报道中,充斥着“印度香饭之争”、“公共暴力冲突”和“奶牛的报复”等短语,食物似乎成为引发印度激烈冲突的一个源头。

但是,与当地人交谈,结果却截然不同。

从孟买移居新德里的霎哈嘉·卡里姆(Wahaja Karim)说:“这种关于印度香饭的新闻不过是媒体炒作。印度食物能够凝聚人心,而不是引发仇恨的根源。”

出生于新德里、目前居住在美国新泽西州的美食家费萨尔·西迪基(Faisal Siddiqui)也持有这样的观点。

西迪基是穆斯林,在德里南部印度教徒集中的罗迪路(Lodhi Road)社区长大,那时,他会翘课与朋友们玩板球,他的朋友中有印度教徒、穆斯林和锡克教教徒。

他 回忆自己去过的临时棚舍,那是锡克教节日时道路两侧搭起的小帐篷,信众会在其中分发食物,其中有“halwa poori”,它是一种大量粗面粉与黄油和糖一起烹制的食物,与炸甜面团一起吃;还有“chole”,它是一种可口的鹰嘴豆,与洋葱、土豆和调味料一起炖 制而成。

“会有很多人来,有劳工、学生、孩子、锡克教徒、印度教徒、穆斯林和基督徒,几乎任何人都会来。印度人热爱美食”,西迪基笑着说道。

不过,他最美好的回忆还是古尔邦节(Bakr Eid)。在这个穆斯林的宗教节日,人们会宰杀山羊,纪念先知亚伯拉罕顺服上帝,甘愿将儿子献祭。

对西迪基及其大家庭的成员而言,准备工作早在一周前就已经开始。他的叔叔们会把六七头山羊牵到家里,放在露台一样的屋顶下,在节日来临前,山羊们由孩子们喂养、洗净和照看。

西迪基回忆道:“过去我很喜欢山羊,开斋节最难过。”

开斋节那天,一名屠夫会来家里屠宰牲畜,他将按穆斯林传统将牲畜宰杀、剥皮、分块,将牲畜肉分给家人、邻居和穷人。这一天的高潮发生在何时呢?晚餐时。

西迪基说:“开斋节晚餐总会有印度香饭,它是开斋节的重头戏。”

在 他新德里的家里,这意味着要用新鲜牲畜肉烹制的米饭,佐以红色辣椒酱、柔滑细腻的乳酪或酸奶。西迪基和堂兄弟们会给长桌上铺上桌布(称为 “dastarkhan”),在上面摆好盘子,等待印度香饭奉上。如果他的叔叔们参加完祈祷后,在回家路上碰上印度教教徒,他们也会与邻居、朋友和家人一 起加入盛宴。

西迪基回忆印度教徒热爱过古尔邦节时说:“大家会坐一起吃饭。”

对他而言,印度香饭是一种能让人们聚集一堂的食物。

他说:“对我而言,食物始终是一种有凝聚力的东西。即使不吃肉,人们也会过来选择素菜吃。但我们总会在同一张桌子上吃。”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