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医学研究-中国间谍的目标

特朗普政府警告在美国大学从事生物医学研究的科学家,他们可能成为试图窃取和利用实验室信息的中国间谍的目标。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简称NIH)委托一个专家小组调查“外国对科研完整性的影响”,该小组表示,接受该研究院尖端研究资金赞助的科学家和大学需要加强安全程序,并采取其他预防措施。

“不幸的是,一些外国政府已经启动了系统性计划,对美国的研究进行不正当的影响和利用,包括由NIH资助的研究,”该委员会在上个月提交给NIH院长弗朗西斯·S·柯林斯博士(Dr. Francis S. Collins)的报告中说。

柯林斯和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A·雷(Christopher A. Wray)称这些数据窃贼是“非传统的信息收集者”,他们与北京方面共享知识产权,在中国运作“影子实验室”,甚至从保密的拨款申请中窃取生物医学机密——而这一切都是通过一个美国纳税人资助的研究系统进行的。

“NIH工作的基本原则是,每个人的意图都是好的,”代表NIH工作组做简报的国际战略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中国问题专家斯科特·肯尼迪(Scott Kennedy)说。“于是他们直接遭遇了来自中国的挑战,中国有数以百万计的研究人员在为金钱、名誉和民族荣耀而奋斗。这造成了一种环境,令一些人觉得必须躲避、忽视或违反规则。”

柯林斯和雷说,在某些情况下,中国研究生或访问学者会从美国实验室窃取知识产权,并将其交给中国科学家或中国政府的下属机构,后者会对这些发现进行发表和商业化。有些获得NIH经费的科学家会在中国拥有影子实验室,并从中国政府获取资金。在某些情况下,NIH、甚至这些科学家供职的美国大学都不知道这些外国经费和附属机构的存在。

尤其令美国官员担忧的是,中国以某种方式从NIH的研究经费申请中获得了机密信息。根据联邦法律,NIH使用一种详细的同行评审程序来评估申请,通过申请中的信息可以了解到一些世界上最先进的生物医学研究——这些信息理应是保密的。

国会向这些研究所投入了大量资金,今年的预算为390亿美元,比2014年增加了30%,立法者表示,该机构的成效令人瞩目。这些预算每5美元中有超过4美元被分配给全国研究癌症、心脏病、糖尿病和其他各种疾病的研究人员。

柯林斯致信一万多所接受NIH拨款的机构,称他担心“NIH的同行评审员会将有关拨款申请的机密信息透露给包括外国实体在内的其他人。”NIH官员说,他们已采取了包括这封信在内的一些措施,向受款人提醒他们的责任,并让他们的律师审查其他加强安全的可能措施。特朗普政府广泛寻求打击中国窃取美国技术的行为,例如,它已采取行动,限制某些高科技领域的中国学生的签证期限。

专家小组说,“同行评议是NIH活动的基石”,因此,违规行为虽然不常见,但“构成了极为严重的问题”。
研究院证实了同行评议过程的“完整性受损”,但拒绝提供细节,称一些案件仍在调查中。“生物医学研究企业不断受到知识产权安全和同行评议完整性风险的威胁,”柯林斯说,“这些风险的严重性在不断加剧。”

卫生官员正试图在防范外来威胁的需要与科学家长期以来珍视的开放及合作之间寻求平衡。“绝大多数外国人对美国科学做出了不可思议的重要贡献,”柯林斯说。“生物医学研究企业不断受到知识产权安全和同行评议完整性风险的威胁,”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S·柯林斯说,“这些风险的严重性在不断加剧。”

“生物医学研究企业不断受到知识产权安全和同行评议完整性风险的威胁,”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院长弗朗西斯·S·柯林斯说,“这些风险的严重性在不断加剧。” SAIT SERKAN GURBUZ/ASSOCIATED PRESS
该委员会主席、底特律韦恩州立大学(Wayne State University)校长M·罗伊·威尔逊(M. Roy Wilson)说,中国的一个人才招聘项目似乎是“许多此类违规行为的一个格外突出的来源”。这项为期10年的计划被称为“千人计划”,旨在吸引来自西方大学和私营企业的全球专家来中国工作,并增强中国的科技能力。
据国家科学基金会(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称,过去10年,中国在科技方面的支出大幅增加,中国科学家在同行评议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数量也大幅增加。

FBI与大学合作来加强对此类风险的意识,甚至还下发了一份有关“学术间谍情报技术”的指南。但FBI局长雷去年告诉国会,“学术界对这一领域的天真态度本身也在造成问题。”他说,中国“正在利用我们所拥有和尊崇的开放的研发环境。”

接受国家卫生研究院经费的研究人员理应报告他们工作的其它经费来源,但这类要求多少有些模糊,且没有严格执行。“这些披露要求是否足以应对外国实体给我们的研究机构及纳税人资助研究的完整性构成的重大而普遍的威胁,目前尚不清楚,”爱荷华州共和党参议员查尔斯·E·格拉斯利(Charles E. Grassley)在近期给柯林斯的一封信中写道。

一些美国大学校长和医学院教务长非但没有否认或将这些问题最小化,反而欢迎联邦政府提醒他们警惕影响其教职员工作的外国势力。“在我们看来,这是个非常严肃的问题,”美国医学院协会(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首席科学官小罗斯·麦金尼(Ross McKinney Jr.)说,该协会成员从国家卫生研究院接受了大量经费。“我们仍将研究视为一项协作努力,但有一种感觉是,可能有一些舞弊行为正在发生。”

麦金尼称,在中国有资金实力雄厚的“影子实验室”的研究人员,似乎已被授意不要向国家卫生研究院披露它们的存在,因为几乎没人这么做。这导致了两种不利影响。“那些科学家会有相对于其他国家卫生研究院申请者的竞争优势,因为他们有两个实验室在做着同一份工作,”麦金尼说。“此外,他们可以声称,发现是发生在中国,即便这些发现其实是起初在美国实施的研究结果,而中国的实验室也可以把这些想法作为行业机密,进行进一步开发。”

根据联邦法律,涉及为外国政府利益盗用行业机密的经济间谍行为构成犯罪。国家卫生研究院首席副院长劳伦斯·塔巴克(Lawrence A. Tabak)说,“国家卫生研究院不是执法机构”,也“不开展执法调查。”但他说他的机构与司法部门进行了密切合作,以防止“破坏美国生物医疗研究完整性、违背信任和保密原则的不可接受的行为。”

该咨询专家组有八名成员,包括五名大学校长,其表示国家卫生研究院应当扩大披露要求,将其更加明确化,以“降低资料滥用的风险。”国家卫生研究院已告诉大学,联邦官员还想了解“同一或类似项目的重复资助”问题。其敦促大学“与FBI地区办公室取得联系”,以获取更多信息。

“即便你可以辩称,我们所做的与国家安全无关,但在某种程度上,这的确和我们的经济安全相关,”塔巴克说。“而且它是用纳税人的钱产出的。”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