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再教育”政策穆斯林世界基本保持沉默

“古拉格”是20世纪最黑暗的记忆之一,在苏联的这个强制劳改营里,异见者被囚禁在恶劣的环境里,下场往往是亡命。劳改营为列宁创建,斯大林扩建,最终由伟大的俄罗斯作家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Aleksandr Solzhenitsyn)以他1973年的杰作《古拉格群岛》(The Gulag Archipelago)公之于众。

“人命如同细丝般从群岛的一座岛屿延伸到另一座岛屿,”他写道,“即使没有在严寒中冻僵,即使干渴与饥饿没有紧紧抓住你的五脏六腑,它也已足够。”如今,俄罗斯的古拉格已不复存在,运营它们的苏联共产党也消失已久。但现在,由另一个共产党统治的另一个独裁国家,在运营一个新的监狱链让人回想起古拉格,它们更现代、更高科技,但奴役并未减少一分。

这些中国的“再教育营”建在遥远西部的新疆地区,据报道,有多达100万中国人被监禁在里面接受思想灌输。他们被迫听意识形态讲座,歌唱赞美中国共产党的颂歌,还要写检查。据幸存者讲述,里面实行军事化管理,剥夺睡眠、隔离监禁,还有鞭打和酷刑。

这一大规模迫害的目标是中国的穆斯林少数民族,特别是维吾尔族,他们生活在新疆,讲一种突厥语系的语言。他们遵循主流、温和的逊尼派伊斯兰教义。但对中共来说,这足以构成“精神疾病”,他们的意识形态认为所有的宗教,包括基督教,都是落后迷信,必须加以稀释和国有化。因此,他们甚至禁止人们留胡子或在斋月期间封斋,还强迫他们吃猪肉和饮酒,这两样在伊斯兰教中都是被禁止的。

中国当局称,他们担心维吾尔族当中的极端分子,而且事实上,多年来,少数恐怖主义者已经实施了针对政府目标的袭击。但这些极端分子的出现,在一定程度上是对几十年压迫政策,以及北京针对维族的民族殖民的回应。这样的历史表明,北京当前的“反恐”运动只会适得其反——加深一种独裁思维往往无法理解,更别提打破的恶性循环。

而这个故事最奇特的部分是:中国的“再教育”政策是对穆斯林群体及其伊斯兰信仰的重大攻击,但穆斯林世界却基本上保持着沉默。尽管这一政策已受到人权团体、西方自由新闻媒体,以及维族组织的谴责,但只有少数几位穆斯林领导人,如马拉西亚政治人物安瓦尔·易卜拉欣(Anwar Ibrahim)及巴基斯坦宗教事务部长努鲁尔·哈克·卡德里(Noorul Haq Qadri)公开表达了担忧。直到上个月,伊斯兰合作组织(Organization of Islamic Cooperation)终于对有关中国“如何对待穆斯林的令人不安的报道”表示了关切。

鉴于形势的严峻程度,这些都太温顺了——如果同样的迫害发生在其他国家,比如以色列,比比看,我们会看到怎样的情形。

为何会这样?为何穆斯林领导人,特别是那些热衷捍卫遭受迫害的穆斯林的人,对中国如此宽仁?答案有三个。其一,与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友好相处是值得的。在伊斯兰合作组织的57个成员国中,中国是20个成员国的最大贸易伙伴。中国雄心勃勃的“一带一路”计划是一条巨大的商业与运输基础建设之路,预计从中东大部分地区穿过,它为许多穆斯林国家带来有利可图的前景。

此外,中国并不怯于提供经济援助作为封口费。2018年7月,中国共产党的喉舌《环球时报》发表了一篇有趣的社论,认为中国政府可以帮助土耳其获得“经济稳定”——但条件是,土耳其官员不得再制造“关于新疆民族政策不负责任的言论”,也就是说停止批评中国侵犯人权。(与此同时,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也承诺帮助土耳其经济,前提是土耳其纠正其侵犯人权的行为。换句话说,土耳其被拉向对立的两个方向,可悲的是,到目前为止,事实证明黑暗势力更加强大。)

穆斯林国家保持沉默的第二个原因是,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的镇压是基于这样一个前提:法律和秩序可以通过根除政府的敌人和社会中的叛徒来恢复。这是大多数穆斯林领导人都理解的独裁语言。这是他们自己的语言。

第三个原因是,大多数可能与受压迫的教众团结一心的穆斯林认为,压迫者是“西方”,即由大撒旦领导的资本主义、享乐主义和犹太复国主义文明。这些穆斯林,尤其是伊斯兰教徒,认为他们的教众应该与其他反西方势力联合起来——这一立场让人想起塞缪尔·亨廷顿(Samuel Huntington) 1993年在《外交事务》(Foreign Affairs)上发表的《文明的冲突?》(The Clash of Civilizations?)一文。

对于穆斯林独裁者和伊斯兰主义者来说,儒家—伊斯兰联盟可能仍然具有吸引力。中国看起来可能像是一个很好的模式,在这个模式中,经济增长不会带来西方那些麻烦,诸如人权、言论自由或受限制的政府。然而,对于穆斯林社会来说,维吾尔族的危机必须成为警钟。它表明,当威权政府将伊斯兰恐惧症作为国家政策时,穆斯林会面临怎样的遭遇。

西方自由民主国家里也有伊斯兰恐惧症——但在那里,它可能会受到新闻媒体的批评、法院的审查,并受到自由主义体制和传统的约束。穆斯林仍然可以自由地信仰他们的宗教,甚至可以通过选举进入美国国会等机构,成为立法者。

换言之,对于穆斯林社会来说,在自由和独裁之间做出选择应该不难。在自由之中,你可以作为穆斯林安全而有尊严地生活。在独裁统治下,正如中国向我们展示的那样,你最终可能会被送进再教育营。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