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日本未来10年变化

前苏联经济学家康德拉杰耶夫(Kondratieff)曾发表过一个长周期理论,认为经济发展平均50到60年会是一个周期。正如这一理论所提及的那样,历史似乎总会以一定的规律重演——当得知日本大阪被选为2025年世博会的举办城市的那一刻,不由得让人产生这样的联想。

日本借助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和1970年的大阪世博会实现了从战后复兴向经济高度增长期的转变。然而,正是在半个多世纪后的2020年和2025年,奥运和世博这对组合又将如约而至。与半个多世纪前相比,如今日本面临的国内和国际环境早已出现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么这次奥运与世博的重来又会给日本带来怎样的改变呢?对于邻国的中国来说,这其中又有哪些是值得关注和期待的呢?日经中文网结合《日本经济新闻》的相关报道等为您粗略勾勒日本的未来10年。

时隔30年的“改朝换代”

日本首先将在2019年迎来“改朝换代”。明仁天皇将在2019年4月30日正式退位,而皇太子德仁则于5月1日作为新天皇即位。这将是约200年来日本首次因“天皇退位”而实现的改朝换代。日本是世界上唯一仍在使用年号(日本称“元号”)的国家,而随着新天皇即位,日本将更改年号,持续了30年的“平成时代”将就此结束。

伴随皇位继承,日本在2019年将举行各种仪式和活动。比如,在4月30日的“退位礼正殿仪式”上,明仁天皇将做在位时最后的讲话,退位后将成为“上皇”。5月1日的新天皇即位仪式即“剑玺继承仪式”上,作为继承皇位的象征,新天皇将被赐予天皇代代相传的“三种神器”。作为国家性仪式、正式对外宣告新天皇即位的“即位礼正殿仪式”将在10月22日举行。随后,日本还将举行招待国内外宾客的庆祝宴会“飨宴仪式”等。

为配合各类活动,日本正讨论仅在当年延长原本的五月黄金周,使之形成从4月27日至5月6日的十连休。另外,为迎接新天皇即位,日本政府还讨论对轻罪犯实施恩赦。

 “主场外交”

一方面,在新天皇2019年5月1日即位至10月22日的即位之礼之间,日本将迎来2次国际性会议,主要国家的首脑将联袂访日。2019年6月,大阪将举行二十国集团(G20)峰会。8月,横浜则将迎来非洲开发会议(TICAD)。G20峰会预计有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等人出席。在中美贸易摩擦持续的情况下,日本作为“中间人”如何在主场发挥建设性作用将受到考验。另外,新天皇在即位后接见的第一位外国首脑将会是谁也将引发各方的关注。

东京56年后重迎奥运

2020年,东京将时隔56年再次举办受到全球瞩目的体育盛会——奥运。1964年的东京奥运会曾推动了日本新干线的开通和彩电的普及,同时也成为日本在战后重新崛起的契机。时隔56年再度迎来的这一体育盛会又将给东京带来什么呢?

目前,距离奥运会和残奥会开幕还有不到2年的时间,包括比赛场馆在内的东京的城市基础设施及交通网络的建设等正在如火如荼的开展中。由日本著名建筑师隈研吾设计的东京奥运主会场——新国立竞技场的建设工程在8月已经进入了屋顶的安装和内装阶段,预计2019年11月完工。作为奥运另一个相关核心设施,东京临海部的中央区晴海正在建设的是供各国参赛人员等入住的奥运村。据称这一奥运村在大会后将被改建成民用住宅加以利用。

除了相关赛场和设施外,以奥运会为契机的东京都心的大规模再开发项目正被相继搬上日程。从主要开发项目来看,东京车站北侧的常盘桥地区将于2027年度诞生高度达到390米的日本未来第一高楼。而作为东京的新门户、品川车站周边也将展开大规模的重新开发建设。除此以外,东京站八重洲口将新建大规模巴士枢纽、都心的虎之门地区也将推进地铁新站和超高层大楼等的建设项目。

2020年东京奥运会主会场(新国立竞技场)建成后的设想图(Japan Sport Council提供)

东京奥运当然也将是日本展现自身环境对策和科技实力的巨大舞台。例如,作为奥运史上的首次尝试,东京奥运会提出了使用从旧手机等产品中提取的贵金属制造大会所需的约5000枚奖牌的计划;面向运动员及相关人员将采用“刷脸入场”,在全部43个比赛场馆、奥运村以及主新闻中心的入口处设置NEC的面部识别系统;还有,如自动驾驶汽车、“飞行汽车”也都有望在东京奥运会时全面亮相。

据东京都等的估算,在2013~2020年的7年里,奥运会给日本国内经济带来的直接经济拉动效应约为3万亿日元。同时还可以创造约15万个就业岗位。而民间则有观点认为,最多可达到150万亿日元。这场盛会能否成为2020年代日本经济的“起爆剂”将备受关注。

关西经济

2025年,世博会将再次来到大阪。1970年的上届大阪世博会成为了推动日本社会变革及关西地区经济增长的一届规模空前的盛会。然而,随着日本家电行业的整体滑坡,近年来关西地区的经济增长持续放缓,与位于关东地区的东京圈相比,关西地区的整体影响力被认为出现了明显下滑。可以说,对于关西地区来说,世博会将成为提振经济的一场“及时雨”。

2025年大阪世博会的举办场地,以及包括赌场在内的综合度假村的候选地均位于大阪湾上的人工岛——“梦洲”。1980年代,这里作为大阪的新城市中心而被规划和开发,然而因日本经济泡沫破裂而陷入停滞。之后又因申办2008年夏季奥运会未果而一直闲置。世博会将是这一“负遗产”重新焕发生机的良机。另外,之前因建设成本和运营效益等陷入停滞的铁路网的新建和延伸等有望获得推进。在经济效益方面,世博会对访日游客的巨大拉动作用也受到期待。

以梦洲为会场的2025年大阪世博会计划成为汇集世界尖端技术的“未来社会的试验场”。该届世博会的主题是“生命闪耀未来社会的设计”。将充分利用人工智能(AI)和增强现实(AR)等尖端技术探讨解决老龄化、环境污染等社会课题的途径。其中,健康和医疗将成为主要领域之一。当然不只是技术的展示,大阪世博会还希望以此为契机推动创业和孕育新的产业。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世博会也被期待成为宣传“创业之都——大阪”的良机。

日本首个“赌场”或世博前落户大阪

不仅如此,日本国会在今年7月通过了《综合度假区(IR)实施法》,博彩业将在日本解禁。日本首个赌场有望在2020年代中期正式诞生,而大阪正是目前最有力的候选地之一。作为今后博彩设施的运营方,包括美国拉斯维加斯圣金沙集团、美高梅国际酒店集团等博彩巨头都已显示出了积极的意向。

世界的博彩业市场规模被认为达到每年1700亿美元。美国和亚洲是最大的两个市场。如果博彩设施在日本诞生的话,必将与澳门和韩国等博彩合法的国家或地区形成激烈竞争。一方面,日本政府为防止出现沉溺赌博、破坏治安等社会问题,对开设赌场设置了较高的门槛。

据日本综合研究所估算,如果世博和博彩设施同时在大阪实现的话,将在2025年给日本关西地区带来2.6万亿日元的经济效应,即使在世博会结束的2026年以后也有望持续产生每年1.1万亿日元规模的经济效应。大阪世博会正被期待成为东京奥运会后推动关西地区乃至日本整体经济持续增长的最强劲动力。

磁悬浮新干线2027年开跑时速500公里!

虽然将错过世博和奥运,但日本将于2027年开通运营的“磁悬浮中央新干线”也备受瞩目。这将是世界上首条采用超导磁悬浮技术的高速铁路。据称,日本磁悬浮列车的开发历史可追溯到东海道新干线开通2年前的1962年。在提出超电导方式这一核心技术的美国等国放弃研发的背景下,日本用了半个多世纪的时间来确立技术和克服难题。2015年,在山梨县实施的超导磁悬浮列车载人行驶试验中创下了时速603公里的最新记录,在人类铁道史上首次突破时速600公里大关。

2014年,日本“磁悬浮中央新干线”正式动工建设。该项目2027年计划首先实现东京品川至名古屋区间的载客运营,2045年将进一步延伸至大阪。该线的最高设计时速为505公里,东京品川至名古屋区间所需时间将由现在的约1小时30分缩短至40分钟左右。这条新的大动脉被认为将给东京、关西、中部等日本三大城市圈民众生活和经济活动带来巨大影响,还有望在发生南海直下型大地震时为取代东海道新干线发挥作用。

中国该如何看待日本?

受人口减少,老龄化加剧,劳动力短缺等问题的影响,认为日本的经济前景并不十分乐观的意见仍然存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近期公布的一份日本经济局势的分析报告中甚至有估算指出“如果(日本)维持现有政策不变的话,随着人口减少,日本的实际GDP将持续缩小”。不过,单从奥运和世博将带来的经济效应,以及日本的城市面貌与魅力的提升等细节来看,日本在未来10年可能发生的变化不可小觑。

作为邻邦的中国,日本的这些变化有哪些值得参考,哪些可以作为共同发展的契机或机遇加以利用呢?在观察日本未来10年变化的同时,这些或许是留给中国自身的思考。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