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性的访问-习近平首度访问巴拿马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当地时间12月2日晚由阿根廷飞抵巴拿马城,进行20小时的国事访问。巴拿马总统胡安卡洛斯‧巴雷拉伉俪与副总统兼外交部长伊萨贝尔‧德赛玛洛亲自到场迎接,并给予仪仗队与军礼最高礼遇。这是习近平首度访问巴拿马,两国建交只有18个月,之前巴拿马是台湾的邦交国。巴雷拉总统在欢迎声明中表示,习主席到访有助提升巴拿马在区域内的地位。

拉丁美洲元首在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时,一般仅由外交部副部长接机,习近平享受到巴拿马给予破记录的正副总统亲迎的殊荣。

习近平对巴拿马的短暂访问重头戏聚焦3日上午与巴雷拉总统的会晤,双方见证相关部长签署19项合作协议备忘录及条约,其中绝大部分已经在巴雷拉2017年11月到访北京时达成共识。

合作备忘录包括电子商务、商业服务合作、巴拿马国家银行与中国开发银行及中国银行战略合作、两国合办拉加体第8届企业会议以及巴拿马农牧产品出口中国检疫项目。

基础建设包括中国进出口公司向巴拿马电网提供支援、两国公民入境对方签证可延至最长五年多次进出。海运方面聚焦两国在21世纪新海上丝路及运输强化相互支持,以及两国在科学、技术、创新及教育、文化、环境、广电的合作。

正式签署19项引人瞩目的是两国间引渡条约,为习近平打贪运动开启引渡潜逃巴拿马红通人员大开绿灯。

习近平和巴雷拉也共同会见出席中国—巴拿马经贸合作论坛的双方企业家代表。

到访前夕,习近平在当地特定媒体发表了面向巴拿马民众的专文。在题为“携手前进,共创未来”的公开函中,提到这是他首次访问巴拿马,也是中国国家主席首次到访巴拿马,他对此行充满期待。

在特定媒体发表的文章中指出,中国目前是巴拿马第二大贸易伙伴、科隆自由贸易区第一大供货国、巴拿马运河第二大用户地位。双方以共建“一带一路”为原则,签署经贸、金融、海事、民航、旅游、文化、教育等领域协议。

中国援建的科隆平安城市项目将有效维护该运河大西洋端城市市民安全,即将竣工的“阿玛多尔会展中心”(Amador Convention Center)项目将成为巴拿马国际博览会新会址。巴拿马特色农产品也正进行检疫准入程序,即将进入中国市场。

巴方建议在巴拿马西部援建“希望之城”教育中心项目,改善当地教育环境和质量。爱心移动诊所将为边远地区妇女提供免费医疗服务。巴拿马第一所孔子学院正式开课。中国和中美洲间首条(经由美国休士顿)的直航航线开通,巴拿马成为中国公民组团出境旅游目的国。

截至今年年底,中方共为巴方培养各领域官员和技术人员近6000人,近千名巴拿马学生在华学习。习近平2日晚飞抵巴拿马城时,机场至代表团下榻旅馆间的南方收费高速路以及旅馆所在的滨海大道均配合车队通行不对外开放。3日上午总统府所在巴拿马旧城及邻近地区公家机关与各级学校放假半天,这在巴拿马近代史也属首见。

3日下午,习近平参观运河可科里(Cocoli)新船闸时,1958年由美国修建的首座横跨巴拿马运河的美洲大桥(Bridge of Americas),破记录地在上午9时30分至下午5时30分间三度对民众关闭。

1914年通航以来,运河仅在1989年底美军出兵巴拿马驱逐诺瑞嘉军政权时在战火中关闭横跨运河的大桥,习近平此次访问时再度为配合其通行而对民众关闭。该大桥曾在近半世纪间扮演首都通往西部城镇唯一干道的角色,并享有“衔接被运河分隔的美洲大陆桥梁”的美誉。

巴拿马民众对巴雷拉政府给予中国嘉宾的殊荣显然并不同调,尤其是众多必须绕道的上班族更是怨声载道。

前总统埃内斯托·佩雷斯·巴拉德雷斯加入反对声浪推文质疑:为什么不用直升机做中国主席访问的交通工具,而让200万首都市民感到不便。

1976年以来,包括卡特、老布希、克林顿和奥巴马总统出席巴拿马主办会议和访问时,并为享有与习近平同等级的待遇,这或许与巴美间百年运河争议有关。

一带一路拉美线

巴拿马副总统兼外交部长德赛玛洛提前宣布,习近平主席在与巴雷拉总统会晤时提出连接首都巴拿马城与大卫市(David)间的铁路计画。大卫市邻近哥斯达黎加边境,距首都450公里。

该铁路计划是2017年11月巴雷拉总统访华时两国达成的协议之一,预估工程款为55亿美元,将来可以延伸至哥斯达黎加甚至全中美洲。

由于巴拿马将为该工程举债数额庞大,舆论对该铁路的必要性质疑声不断。

巴雷拉总统也在与习近平会谈时签署相关文件,授权由中国建设公司与中国港湾公司合组的“巴拿马四号桥集团”承建14.2亿美元的横跨运河新大桥,作为首都3号地铁新线及公路使用。

中巴自贸协定与中资项目争议

深受各界瞩目的“中国-巴拿马自由贸易协定”于今年7月正式起谈,上周结束第4轮谈判。巴方主谈代表阿尔伯托‧阿雷曼认为双方对达成协议有良好的共识,正朝顺利完成谈判方向迈进,下一轮谈判预期2019年1月将在北京举行。华裔的妮可‧王司长强调,我们不会急着签署这攸关两国的重大协定。

中巴建交18个月来,中资企业在巴拿马承包大型工程为数众多,包括建交谈判时由中建美洲分公司重新动工的阿玛多尔会展中心工程,总工程费1.967亿美元,1.65亿美元的玛多尔邮轮码头工程。

项目最大且最具争议的, 是由中国交通建设公司与中国港湾工程公司得标总造价14.2亿美元的运河第四号桥工程。该工程招标过程曾二度修改规格、三度重审投标内容,最后决标时胜出的集团主动弃标,由中资企业得标。大西洋岸施工中的科隆集装箱港与火力发电站两大工程,也为中资企业赢得多达18亿美元的工程项目。

经济学家艾迪‧塔皮罗(Eddy Tapiero)在评论中资企业大举进入巴拿马时表示:与中国开展商业关系对巴拿马来说百分百有利,但这也取决于透明的基本条件,民众应该坚持资金不受贪污影响。

华裔前总审计长郑道华(Jose Chen Barria)对中国选择巴拿马作为“一带一路”枢纽表达支持与赞扬,强调巴拿马将因此受益。巴拿马应该对中国进一步开放,降低入境与投资门槛。

习近平此此访问巴拿马,对华人在巴拿马与拉丁美洲地位提升有明显助益。

另一位华裔前内政部长、知名律师李智明(Jorge Lee)表示,中国利用巴拿马作为拉美交通与物流枢纽的优势迅速填补多年来美国在巴拿马毫无投资的真空,摇身一变为巴拿马经济与政治上的盟友,这是理所当然的发展。

巴拿马外交部对外政策司司长妮可‧王(Nicole Wong)在TVN电视台访谈节目被问及美国、澳大利亚与新西兰全面围堵的中资通讯企业华为的作法是否会在巴拿马面临类似境遇时,妮可‧王强调,除非该企业触犯巴拿马相关法令,否则已经在巴拿马设立拉美区域总部的华为将不会受到任何限制。

美国警告与如影随形的驱逐舰

巴拿马是拉丁美洲首个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该决定也在两国联合公报中再度确认。习近平主席由西班牙飞往阿根廷出席20国峰会时,美国海军1.5万吨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USS Michael Monsoor)通过巴拿马运河后,停泊太平洋端巴拿马海事服务队SENAN码头。

美国国务卿蓬佩奧曾在稍早时针对参与中国“一带一路”倡议国家提出警告,要各国睁大眼睛看清楚真正的利益和后果,并亲自前来巴拿马进行四小时的短暂访问予以劝说。巴雷拉却在数日后第三度前往中国,参加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的相关活动。

习近平主席由西班牙飞往阿根廷出席20国峰会时,美国海军1.5万吨朱姆沃尔特级驱逐舰(USS Michael Monsoor)通过巴拿马运河后,停泊太平洋端巴拿马海事服务队SENAN码头。

这艘多用途对地打击宙斯盾舰锚泊处,在1999年底美国将运河主权移交巴拿马前,是扼守运河太平洋端的罗德曼(Rodman)海军陆战队基地,也距新船闸出口不远。

美国军舰在敏感时刻现身,这并不是首次。2016年6月26日巴拿马运河扩建竣工仪式当日,当中国远洋海运(COSCO)的“巴拿马号”新巴拿马极限型NeoPanamax集装箱货轮通过新船闸时,美国派出的一艘巡逻舰也锚泊在邻近运河口,就在货轮的视野内。

18个月后,配合习近平主席参观可科里大型新船闸,习近平为同一艘中远巴拿马号过闸按下船闸按钮,美国的宙斯盾舰也在出口出不远的码头目迎目送。

2016年6月,台湾总统蔡英文上任后第一次外交出访,她在参观巴拿马运河时,在留言署名”台湾总统”引起争议。蔡英文当年曾率团飞抵中美洲建交国巴拿马,并出席巴拿马运河拓宽竣工仪式。

美国驻巴拿马大使馆武官威廉‧温克尔曼在仪式上致词表示:这艘舰艇通过运河显现美国和巴拿马联手护卫运河的安全,该舰将在整补后起锚,但不能透露何时。

巴拿马安全部长罗萨里奥(Jonathan Del Rosario)强调,该驱逐舰现身不能联想为美国对习近平到访发布的讯号。在场的巴雷拉总统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悬而未决的难题:五星红旗飘扬运河口

习近平对美国后院门户巴拿马进行深受瞩目的国事访问时,部分巴拿马民众仍然没有走出运河区出现另一个外国殖民象征的阴影。

今年年初卸任的美国大使约翰‧费利(John Feely)在接受美国《纽约客》杂志专访时,透露巴雷拉同意拨出运河太平洋端原美国海军阿玛多尔基地的土地,供中国修建新大使馆,这将使行经运河的船舶能清楚望见飘扬的五星旗。

由于这幅地紧邻上世纪60年代起领导巴拿马民众成功进行索讨运河运动的前军头奥玛‧托里霍斯(Omar Torrijos)将军的衣冠冢,引发民众自动自发的前往预订地进行插国旗运动。

面对舆论压力,北京驻巴拿马大使馆由建交前的商务办事处迁至市区新馆址,但在声明中表明,这仅是暂时性的搬迁。

华人抵巴164年后开启新里程碑

习近平主席在通过美洲大桥前往可科里船闸时,经过大桥西端的华人抵巴150年纪念碑。该纪念碑是巴拿马侨界为纪念1854年首批由广东搭乘海巫号汽船前来修建巴拿马铁路的华工对巴拿马的贡献而建。

由苦力到投资者华丽转身的见证:运河美洲大桥东端(图为2004年3月30日落成的“华人抵达巴拿马150周年纪念碑”,郭笃为摄影)。华人经历了1941年巴拿马人党创办人阿努尔福‧阿里亚斯总统以“种族净化”为由,严格限制华人入境,并下令非巴拿马人无权拥有任何产业的种族歧视作为。

随后两年间的排华措施导致大量华人被迫本土化改名换姓,或在产业被变相没收后逃往较不被注意的乡间。华人对巴拿马社会的贡献,也与社会地位远远无法匹配。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