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宣布暂停贸易战为两国更艰苦的谈判奠定了基础

在特朗普总统同意推迟加征新关税、习近平主席承诺增加购买美国产品之后,美中宣布暂停贸易战。这为两国更艰苦的谈判奠定了基础,以解决双方在贸易问题上根深蒂固的分歧。这项妥协是在此地举行的20国集团(G20)领导人峰会期间的一顿牛排晚餐上达成的,白宫在一份声明中宣布了这个结果;这与其说是突破,不如说是避免了失败。两国领导人在市场准入和贸易政策等基本问题上仍存在很大分歧,而且没有迹象表明他们计划在这些问题上让步。

尽管如此,特朗普和习近平在白宫称之为“非常成功的会面”之后握手达成的这项协议,暂停了一场正在演变为经济冲突的竞赛。此暂停将让紧张不安的金融市场放下心来,也将安慰担心长期贸易战后果的美国农民。

特朗普作出的重大让步是,推迟把对价值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的10%的关税从明年1月1日起提高到25%的计划。中国同意增加购买美国工业、能源和农产品的数量,但未说明具体数额。在特朗普对从钢铁到消费者电子产品等各类产品加征关税后,中国政府对这些美国产品征收了报复性关税。

两国设定了一个非常紧迫的期限,要在90天达成更广泛的贸易协议。白宫警告说,如果到时候不能达成协议的话,特朗普将把现有的关税税率提高到25%。“我们的关系非常特殊——我和习近平主席的关系,”特朗普对记者说,当时中美双方已在长长的桌子两边面对面就座,晚餐还没有开始。“我认为,这将是我们最终有可能得到对中国和美国都有利的东西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

习近平回答说,“只有我们双方合作,才能为世界和平与繁荣做贡献。”晚餐结束时,中美两国官员对这两位领导人鼓掌致意。
对特朗普来说,双方的协议是他以克制的态度出席G20会议的一个好结果。他在会议期间回避了声名狼藉的朋友,在与盟友冷冷地见面时保持着笑容,为表达对前任乔治·布什(George Bush)的敬意,他还取消了一场新闻发布会,布什周五的去世让人们想起美国总统在这些会议上曾经起过的作用。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第二天,特朗普不大谈及全球安全或外交,而是一心专注贸易。这让像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Angela Merkel)这样的领导人处于尴尬境地,因为德国作为欧盟成员国,无法单独与美国就贸易问题进行谈判。

“我们有巨大的贸易失衡,但我们会解决这个问题,”特朗普在周六上午与默克尔会晤之前说。“我们都彼此理解。”美国和中国官员在过去几周里就达成妥协进行了秘密谈判。但直到最后,特朗普在高级助手们的陪同下坐在习近平及其助手们对面共进晚餐(晚餐是烤西冷牛排配马尔贝克[Malbec]葡萄酒),结果才明朗起来。

特朗普对达成协议的态度不时地从乐观转变为谨慎,这种转变有时在同一份声明中出现。他的经济团队给他提出了相互矛盾的建议,包括财政部长史蒂文·努钦(Steven Mnuchin)在内的温和派建议妥协,而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主席彼得·纳瓦罗(Peter Navarro)等强硬派则敦促他加大压力。

温和派试图不让纳瓦罗参加这次会议。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家酒店举行的晚餐上,纳瓦罗也坐在桌边,坐在国家安全顾问约翰·R·博尔顿(John R. Bolton)和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John Kelly)之间。在总统敦促习近平打击非法贩运致命的阿片类药物芬太尼(fentanyl)时,可以看到纳瓦罗倾身向前倾听。

白宫说,习近平同意将芬太尼列为受控制物质,作为一种“人道主义姿态”。中国迅速将协议描述为特朗普的让步。据路透社报道,商务部副部长王受文称,特朗普总统已同意取消对某些中国商品加征的关税提高到25%的计划。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说,“中方愿意根据国内市场和人民的需要扩大进口。”他表示,这将“逐步缓解贸易不平衡问题”。在美方目前加征关税的大约25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中,有500亿美元的商品已经按照25%的税率征收,其余2000亿美元的商品则按10%的税率征收。作为一系列针锋相对行动的一部分,特朗普曾表示,他将把所有商品的关税提高到25%,并考虑对价值2670亿美元的额外中国出口产品加征关税。

一些专家说,特朗普对北京已经采用的力量会难以控制。美国要求中国彻底改变贸易政策,中国共产党的政府可能会发现,这在政治上难以实施,也不可能实施。

在90天的最后期限内达成贸易协定,对已经谈了近两年但毫无结果的谈判人员来说,时间格外紧迫。

“暂停关税战将受到人们的欢迎,但这不会改变特朗普和习近平似乎正在走上的根本冲突路线,”乔治·W·布什(George W. Bush)总统的前贸易顾问丹尼尔·M·普赖斯(Daniel M. Price)说。他说,白宫在继续加强出口控制,继续禁止华为等中国高技术公司参与美国的基础设施项目。美国也在联合其他国家,严厉打击中国强制转让技术的行为——所有这些措施都将激怒中国政府。

尽管如此,特朗普在这次的G20会议上的捣乱程度还是比过去几次的要小。G20成员国达成并发布了一份共有31条内容的公报,重申了他们对巴黎气候协议的承诺,尽管美国也重申了退出该协议的决定。“除美国之外的所有国家都支持了重申巴黎协议及其全面实施的结论,”法国前气候谈判代表、欧洲气候基金会(European climate Foundation)现任负责人洛朗斯·蒂比亚纳(Laurence Tubiana)在一份声明中说。

公报还对世界贸易组织应进行改革表示了关切。世界贸易组织是特朗普最喜欢批评的目标,因为他认为世贸组织妨碍了美国使用关税的能力,并允许中国等国家作弊。“这个系统目前没能达到其目标,有改进的空间,”公报说。美国一名政府官员称,公报中出现这样的说法是特朗普的一个胜利。

公报中没有提保护主义的危险,美国官员说,那种提法可能阻碍公报的达成。两周前,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一次经济峰会上,中美两国在贸易问题上的语言分歧阻碍了公报的起草,最终未能发表。相比之下,这次会议相对和谐,默克尔和习近平都对老布什的去世表达了哀悼之情,习近平称赞了老布什在推动中美关系上发挥的作用。老布什曾在1974年和1975年担任美国驻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络处主任,那是美国驻华大使馆的前身。

由于取消了新闻发布会,特朗普避开了一个有可能用自己随心所欲的挑衅性言论,强调与盟友和对手之间分歧的平台。相反,他有着更为庄重的表现,在与其他人见面时赞扬了老布什及其政治遗产。“我们失去了一位真正了不起的总统,一个了不起的人,一个了不起的男人,一个伟大的男人——说实话,这真影响了这次会议的气氛,”特朗普坐在默克尔身边说。

他请默克尔分享了她的一次白宫访问回忆,当时布什还在担任总统,她是与时任德国总理的赫尔穆特·科尔(Helmut Kohl)一起去的。默克尔将老布什称为“德国统一之父当中的一位”,还说,“我们永远不会忘记这一点。”

即使在老布什去世之前,特朗普在美国国内的法律麻烦,以及他缩短了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行程,都给这次会议蒙上了的阴影。特朗普的前私人律师迈克尔·D·科恩(Michael D. Cohen)服罪,承认在代表特朗普与俄罗斯打交道的问题上对国会撒谎。

这种会议是经常周游世界、重视外交政策总统老布什喜欢出席的会议。但特朗普在这次会议上的经历不那么舒服。他没有与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V. Putin)和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会面,特朗普与这两位强人关系密切,但他们最近名誉扫地。

普京因上周俄罗斯和乌克兰海军舰艇发生冲突而受到批评,而美国中央情报局则得出结论,认为王储穆罕默德在异见人士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今年10月在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被杀的事情上起了作用。

特朗普固执地为王储穆罕默德辩护,加剧了美国与土耳其的紧张关系。土耳其曾让美国中央情报局局长吉娜·哈斯佩尔(Gina Haspel)听了卡舒吉遇袭的一段录音,并要求沙特对所发生的事情做出更全面的解释。周六,特朗普与土耳其领导人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见了面,但白宫没有对记者开放这次会面,就连通常伴随这种会面的短暂拍照机会也没给。

在周五晚上为各国领导人举行的晚宴上,白宫说,特朗普与普京有过非正式的交谈。有照片显示,在餐桌旁,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坐在特朗普总统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娅·特朗普(Melania Trump)与普京之间。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