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天堂的新社长将如何面临企业的改变?

4月26日,任天堂发布了董事谷川俊太郎(46岁)将于6月28日晋升为社长的人事调整。现社长君岛达己(68岁)将退任顾问。长期在财务部门工作的古川出任社长后,任天堂将巩固管理和研发分工的集团经营体制。在创业家山内溥去世之后,任天堂一直处在“卡里斯马(Charisma,超凡领袖)”的经营体制中。为了摆脱这种体制,古川从同为务实家的君岛手里接过接力棒,在动荡起伏的游戏产业领域乘风破浪。

君岛达己(右)和古川俊太郎共同出席新社长人事发布的记者会(4月26日,大阪)
 
古川作为经营企划室长,精通管理工作,国际经验也很丰富。古川将与专务董事兼开发负责人高桥伸也、董事兼游戏机开发负责人盐田兴组建管理团队。长年担任软件开发负责人的代表董事宫本茂(65岁)将支持这一年轻的团队。

君岛在记者会上表示,“我看到财报数据超过预期,认为可以提前进行交接了”。任天堂当日发布的2017财年(截至2018年3月)合并财报数据显示,销售额为上一财年的2.2倍,达到1.0556万亿日元,净利润增长36%至1395亿日元。主力游戏机“Switch”贡献了增加收益的大部分。2018财年的净利润预期为同比增长18%,达到1650亿日元。

到2015年君岛出任社长之前,任天堂的经营主要依赖个人魅力超强的“卡里斯马式”领导人。他们是创业家山内溥和55岁突然离世的岩田聪。岩田聪被称为天才程序员,年仅42岁就从山内手中接任社长。“掌握开发、经营权限的岩田突然离世给任天堂带来了沉重的打击”,一位任天堂的老高层回顾说。

“我没打算长干”,前三和银行出身的君岛出任社长后曾向身边人这样表示。当时,任天堂由于掌上游戏机的销量不佳,君岛在收益大幅减少的背景下临危受命。

不过,君岛认为必须要构建不依赖社长一人的经营体制,从2016年开始导入了执行董事制度,积极起用40多岁的年轻人。
君岛也在努力重建任天堂的正业。2017年3月上市的“Switch”是岩田指示开发留下的遗产。继任社长的君岛决定了替换上一代机型“Wii U”的时机、生产以及销售战略,实现了产品的热销。

君岛判断《塞尔达传说》无法做出令开发者满意的一款,下令从最初2~3年的研发周期延长到5年,并与Switch一起上市。之后又推出了更多精品游戏,绵密的计划与Switch的成功密不可分。

“推出Switch和交接班是我的使命”,君岛说道。经营和研发同时发力,交棒的时机已经成熟。

任天堂没有制定中长期经营计划,是基于设定收益目标就不会做出好游戏的考虑。因此,社长需要具备手握缰绳的管理能力,以及坚定停产销量不佳游戏机的胆力。古川被任命社长也正是为此。

1983年 “红白机”上市之后,任天堂迅速成长为全球知名的日本代表性企业。但据游戏杂志《Fami通》的调查,2016年日本手机游戏市场规模达到9690亿日元,接近家庭游戏机的3倍。在市场结构大幅改变的当下,任天堂以家庭娱乐为中心的未来缺乏保障。

“Switch在业务整体中的占比不断升高,有必要培育手游等其他业务”,古川表示。如果摆脱对Switch的依赖是新管理团队面临的课题。

日本任天堂预计2017财年截至2018年3月)的合并营业利润将同比增至4倍,达到1200亿日元。由于3月推出的“Nintendo Switch”游戏机销售状况超出预期,任天堂将其年度销量目标由1000万台上调至1400万台。一度受到智能手机游戏挤压的台式游戏机拉动了业绩复苏。

任天堂Switch

任天堂将营业利润预期上调了550亿日元,还将销售预期上调了2100亿日元,增至9600亿日元。在净利润方面,由于任天堂2016财年计提了出售美国职业棒球大联盟西雅图水手队股权的收益,受其反向作用影响,预计2017财年净利润将同比减少17%,减至850亿日元,不过主业的业绩正快速恢复。
 

同时发布的2017上半财年(4~9月)营业损益为盈利399亿日元,与2016财年同期的亏损59亿日元相比业绩迅速改善。由于Switch的销售状况良好,销售额增至2.7倍的3740亿日元。

尽管任天堂将Switch的年度销量目标上调至此前的1.4倍,不过4~9月的销量仅为489万台。要达到年度1400万台的目标,下半财年必须销售1000万台,这一数字相当于此前的年度销量目标。

不过,Switch在店面一直缺货,网上Switch的交易价格比实体店(不含税2.998万日元)高出约1万日元的情况比比皆是。着眼于最大需求旺季年底商战,任天堂已开始增加产量。该公司社长君岛达己表示,“将努力确保销售店库存充足”。

缺货的最大原因是电子零部件短缺。因智能手机和汽车日益转向电动化,电子零部件供需紧张。一位零部件供应商的高管表示,以晶体管等通用零部件为首,“各种零部件时不时陷入短缺状态”。

10月是备战年底商战的生产高峰期,任天堂被认为将月产量提高至200万台。这一数字相当于夏季时的2倍。任天堂的采购负责人似乎还开始到东南亚等新兴市场采购零部件,但实际上能否确保零部件供应仍充满不确定性。

君岛达己就2018财年之后Switch的战略表示,“希望让用户获得新的体验”。年底商战将成为任天堂能否留住消费者的关键。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