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国会通过了两项法案反外国干预

澳大利亚国会星期四(6月28日)通过两项反外国干预的法案,要求游说人士申报是否为其他国家服务,并大幅加重从事间谍活动的刑罚。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表示:“捍卫澳洲主权非常重要,我们的立场很清晰:我们希望确保,在澳洲民主政制中发挥影响力、作出决策的,是澳洲人。”

他说,“外国利益群体想取得澳洲内政的话语权或影响力,当然可以这样做,但要公开、透明地做。”

近年,澳媒屡屡揭发中国资金对澳洲政坛的影响,被认为是澳洲政府快速推动反外国干扰立法的肇因;有分析认为,澳洲此举或会鼓励其它西方国家跟随。

在北京,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周三拒绝就澳洲相关法案置评,指立法是一个国家的内政,但他同时强调,“中国外交最根本和长期以来一直奉行的一项原则,就是不干涉他国内政”。

陆慷并呼吁各国“摒弃冷战思维,在相互尊重、平等相待的基础上,更好推进相互交流和合作”。

澳洲国会参议院6月28日通过了两项法案,分别为“国家安全立法修正案(间谍活动及外国干预)法案”,以及“外国影响力透明化法案”。

另一条禁止外国政治捐款的法案,亦即将提上国会辩论。

有关法案以39票赞成获得通过,12票反对。

法案要求游说人士申报,是否在为其它国家的政府服务,未有披露有关联系者将面临刑事检控。

法案亦大幅加重了对间谍活动的刑罚。泄露国家机密资讯的联邦官员将面对更重的刑罚,入侵澳洲企业系统盗取商业机密的外国人则要面对最高15年监禁。

此外,法案亦纳入新的外国干预及破坏罪行,将破坏“重要基建”如电网及交通系统的行为刑事化。

去年12月,澳洲总理特恩布尔在提出法案时,曾提到”关于中国干扰的报道令人不安”,并以普通话称,”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在宣布修改国家安全法时,曾引述澳洲安全情报机构的报告,提到”关于中国干扰的报道令人不安”。特恩布尔并以普通话称,”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他呼吁澳洲人应捍卫自己的主权。

但澳洲前总理陆克文认为,特恩布尔的说法几乎是“嘲笑”中国前领导人毛泽东“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这句话。陆克文指,毛泽东那个时代的中国刚刚经历外国侵略,“因此在北京政府眼中,这是一种无缘无故的侮辱。”

自特恩布尔去年底发表有关讲话后,澳大利亚与其最大贸易伙伴中国的关系恶化。中国外交部亦对特恩布尔针的抨击提出反驳。但特恩布尔之后强调,澳洲的法案并非针对任何国家而设。

早前,多宗报道揭发一些被指与中国政府有关联的组织,近年向两大政党自由党及工党捐献了超过490万美元。

最受争议的,是工党议员邓森(Sam Dastyari)被揭发曾收受与中国政府有关的公司捐款后,又被发现曾发表与工党政策相左的南中国海问题的立场,与通知一名居澳中国商人其电话或正被澳洲国家安全部门监听,最终不得不辞去国会职务。

中国多次否认介入澳洲政治的指控,但对来自中国的政治捐款,以及澳洲国会议员与中国商人的关系,令澳洲社会颇感忧虑。

2017年,中澳贸易规模达1700亿美元,澳洲是目前全球主要经济体中,最倚赖中国的一个。

中澳关系恶化之下,外界认为这将令两国的贸易受到影响。上月,多间澳洲酒类出口商就披露,运往中国的货品在过中国海关时有所延误。

澳大利亚贸易部长史蒂文·乔博6月28日表示,旨在防止外国政府干涉的新法案并不针对中国。此举被视为堪培拉试图缓解双边的紧张关系。

而中国巨企华为在澳洲开拓业务的计划,亦频频触礁。澳洲媒体早前报道,基于国家安全问题,当局正考虑禁止华为参与该国5G网络建设竞标。

日前,澳洲一间智库发表报告指出,华为是这2010年至今,澳洲政界人物海外旅游的最大全额赞助商,曾12次安排澳洲政客到中国,包办商务舱机票、酒店、国内旅行及餐用等费用,华为在这方面的投资远超其他企业。华为发言人否认公司在这方面有不当行为。

华为澳洲子公司董事长洛德(John Lord)于6月27日再为华为辩护,要求澳洲当局不要被美国政府的说法影响,应该自主地就5G网络建设作决定。

洛德否认华为会应中国政府及其情报部门要求,与其共享数据,并称即使收到中国政府的有关指令,也会拒绝,因为这不符合澳洲法律。他指针对华为的安全忧虑”不是因资讯不足所致,就是完全错误的”。

在澳洲内部,两条法案则引发限制新闻及言论自由的忧虑。在最初的法案版本中,新闻记者仅仅是保存“机密”,即使不将其刊出,亦将干犯刑事罪行;在野的工党原本反对法案通过,忧虑针对“国家机密”的刑责将限制新闻记者进行相关报道。

法案后经修正,纳入“报道公共利益”作为辩护理由,工党转而支持通过,但这仍与当地新闻界争取的豁免起诉有很大差距。

当地另有组织忧虑,由于“破坏(sabotage)基建”罪行定义寛松,将“阻碍出入”亦列入,或被政府用作起诉示威活动。

其他西方国家会跟随吗?

澳洲的这次立法,广受美国等西方国家关注。本月初,有共和党人在美国国会提出草案,要求特朗普政府在一年内,提交报告详述中国有否透过“渗透美国政府、非政府组织或个人”,干预美国政治。这项提案尚待表决。

前澳洲外长国家安全顾问、悉尼大学哈德逊研究所研究员约翰·李(John Lee)撰文分析指,澳洲通过反外国干预法后,美国、英国等其他西方国家均会密切观察其成效,而中国之所以对当前澳洲的事态发展如此紧张,是因为澳洲的行动,无疑正在鼓励其他国家,同样不畏外交代价,考虑强化对自身国家安全的保护。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