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击宽松货币行动影响全球第二大经济体经济增长

近年来,北京一直对越来越依赖信贷保持经济快速增长的情况感到不安,担心可能会引发金融危机或长期停滞,就像90年代初日本在房地产市场崩盘后发生的那样。

但控制债务可能会在中国和其他地方产生严重影响。如今,世界各国与中国的联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紧密,因为它不仅是迄今为止全球最大的制造国,而且越来越多地扮演起了消费国的角色。虽然全球经济最近似乎相当健康,但中国经济放缓,连同贸易争端扩大和欧洲增长放缓的连锁效应,对全球经济来说可能是个不好的兆头。

在国内,中国控制信贷对小企业的影响最大。尽管中国经常看上去是被大型企业集团和庞大的国有企业主导,但实际上,中国经济在一定程度上比西方经济更依赖小企业。中国央行行长周四在上海的一次讲话中承认,北京最近几个月对限制借贷的处理方式,在无意中伤害了最有创业氛围的经济领域。

总的来说,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信贷紧缩正在伤害中国经济。

中国国家统计局周四在北京发布的数据显示,5月投资、零售和工业生产均有所放缓。投资和零售领域的放缓特别剧烈和出人意料。

周四,在经济增长放缓的背景下,中国央行中国人民银行没有在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周三加息后相应加息。此举不同寻常。此前,在美联储自去年秋天以来多次加息时,该行至少在一定程度上采取了相应的加息措施。

周四,沪深300指数下跌0.4%,香港恒生指数也在内地传出经济疲软的消息后应声下跌0.9%。

随着中国经济表现出放缓的迹象,当局提高借贷难度,小型企业尤其脆弱。据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称,小企业在中国的经济产出中约占五分之三,而在德国、日本和美国,这个比例约为一半。

现在,由于政府的大范围打击,很多小企业都难以获得贷款。去年,因为担心中国的债务负担,穆迪(Moody’s)和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下调了中国的主权债务信用评级。

评级被调低是中国政府从去年秋末开始收紧借贷限制措施的众多原因之一。中国对越过国有银行体系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和其他私营企业的打击尤其严厉。

尽管商业银行继续用吸收到的存款放贷,但这些常规贷款主要流向国有企业。相比之下,民间借贷收取的利率是银行利率6%的两倍或三倍,但它们往往是小企业唯一的资金来源。

易纲在陆家嘴论坛上说,尽管利率上调,但是在中国的经济中,“我们要充分地肯定民间融资的重要性”,对于银行借贷来说,“民间融资也是一个重要的补充”。该论坛是每年夏初在上海举办的中国高级金融监管者聚会,是中国政府发出中国货币和经济政策走向信号的主要渠道之一。

尽管周四上午决定不跟进美联储的加息,但中国政府在此前已经做出两项举措,似乎是为了向规模更小、更具创业精神的企业输送更多资金而精心设计的。

央行在本月初表示,商业银行可将对小型企业的贷款作为抵押,直接从央行以低利率借入资金。4月17日,央行告知商业银行,假若它们采取措施获得更多向中小型企业借贷的资金,就可以减少无利的存款准备金。

上海的研究机构中国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刘胜军在参加陆家嘴论坛时表示,中国各种规模的私营企业——甚至是大规模的私营企业,都在获取贷款方面长期面临挑战。但今年年春的信贷紧缩对他们的影响格外严重。

“这很不好,我们看到的不只是中小型企业违约,就连大公司都在违约,”他说。

但一些金融监管者似乎决心继续打击非正规贷款。

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在论坛上发言时,呼吁进一步严格监管。他提醒听众不要把资金投入数量不断减少、仍在提供高投资回报的网络金融公司。尽管有一些非正式贷款业务为小企业提供了宝贵的信贷,但也有一些被证明是欺诈性的。

“要积极举报,让庞氏骗局无所遁形。”郭树清说。

中国的财政政策制定者已明确表示,他们不介意看到系统中有少量违约和一些压力。上个月,汽车零售的销量放缓,未售出的汽车在经销商处堆积。在最近几周,对此防范多年的当局允许了十余起债券违约,这让一些投资者感到不安。

中国的经济并未崩溃。按照国际标准,债券违约的速度仍然微不足道。虽然汽车销量已趋于平稳,但这是在20年的高水平强劲增长造成了长期的交通拥堵之后。房地产需求依然蓬勃,建筑业也是如此。

但面对整个经济的高负债水平,中国有影响力的经济学家、现任香港某对冲基金主席的胡祖六表示,“监管机构需要注意的是不要以如此强硬的方式作出回应,这实际上可能会加剧风险”。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