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石-中日钓鱼岛问题重拾“搁置争议”了?

日经中文网特约撰稿人 张石:日本首相安倍晋三5月9日与访日的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举行会谈,就为避免中国人民解放军和日本自卫队在东海等区域发生偶发性冲突,启用防务部门间相互通报的“海空联络机制”达成正式协议,该机制6月8日开始运用。这个机制的运用范围排除了地理概念,也就是说在东海的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水域也适用。中日双方能够经过10年的谈判终于达成共识,一个重要的因素就是搁置了钓鱼岛主权争议。

据悉,中日间已经敲定的“海空联络机制”的主要内容为:

1、两国防务部门定期举行局长级、处长级会议,每年举行一次局长级或副局长级年会及轮流举办处长级专业会议,研究这一机制的运用状况和技术改善等问题。

2、中国海军、空军官员和日本海上自卫队、航空自卫队之间设置专用联络热线,以便在双方处于紧急状态时防卫部门干部互相联络。

3、确定日本自卫队和中国军舰、飞机等一旦相互接近时,直接通信所采取的无线电频率以及使用英文联络的方法等,确认将遵守日本与美国、中国等在海洋偶然相遇时的行动准则(CUES)。

2007年,时任日本首相的安倍晋三和时任中国国务院总理的温家宝就建立“海空联络机制”达成共识,两国从2008年开始了协议,2012年5月15日至16日,第一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在中国浙江省杭州市举行, 双方一致同意要充分利用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平台,加强中日间各方面海上问题的对话与交流,管控矛盾,妥善处理有关问题,但同年9月因日本政府将钓鱼岛“国有化”,协议中断。

2014年,由日本前首相福田康夫牵线搭桥,该协议重启,于2014年9月23日至24日,在中国青岛市举行了第二轮磋商,双方就东海有关问题及海上合作交换了意见,并原则同意重新启动中日防务部门海上联络机制磋商;2015年1月22日,第三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在日本横滨市举行,就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及有关技术性问题进行了协商,达成了一定共识;2015年12月7至8日 ,第四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在中国福建省厦门市举行,就早日启动海空联络机制进行了沟通,同意继续就此进行协商;2016年9月14至15日,第五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在日本广岛举行,双方同意加快中日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磋商进程,尽早举行第六轮专家组磋商;2016年12月7至9日,第六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在海南省海口市举行,就继续商讨建立旨在避免偶发性冲突的“海空联络机制”达成共识;2017年6月29至30日,第七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在日本福冈举行,双方同意尽早启动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并同意进一步推进防务交流。

但是在谈判中,中日围绕该机制运用范围是否包括中日都主张拥有主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周边领海和领空上存在对立,以日本外务省国际法局为中心,要求明确写入“领空、领海不属于对象范围”的呼声很高,政府相关人士也指出“主权问题不能让步”。

另一方面,中方则要求不明文规定该机制的运用范围,还希望讨论钓鱼岛周边避免冲突的应有方式。这显然是意在加强对钓鱼岛的主权主张,如果钓鱼岛周边海域排除在运用对象范围之外,就等于承认了日本对钓鱼岛的主权,承认了那是日本的领土,。

2016年12月11日,中国《参考消息》网介绍说:中国国防部外事办公室前主任钱利华2016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2012年基本达成了协议,但日本去年又提出运用范围的问题。把磋商陷入胶着状态归咎于日方。如按照上面的报道,日方提出有关应用范围的问题,是在2015年,在2015年以后,围绕这个问题的中日谈判一直处于胶着状态。据2016年10月12日《朝日新闻》 电子版报道:在北京举行的各国军队高官讨论安全保障问题的“香山论坛”上,太平洋安全合作理事会(CSCAP)中国委员会的钱利华副会长(少将,即上文提到的钱利华)在2016年10月12日接受记者有关当时正在进行谈判的中日“海空联络机制”的采访时指出:在适用范围方面有许多政治问题,因为钓鱼岛的归属问题没有解决。

2017年12月5至6日,第八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在上海市举行,在这轮谈判中,取得了突破性进展,日本外务省2017年12月6日宣布,和中国讨论海洋问题的“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关于避免围绕尖阁诸岛(中国称“钓鱼岛”)等东海偶发性冲突、在防卫部门间设置“海空联络机制”,“为建立并启动运用(该机制)取得了积极进展”。 据悉,12月5日、6日举行的“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中,双方达成妥协,敲定机制内容不涉及地理上的运用范围。日本媒体纷纷认为之所以能够解决争端,是一种“政治性的解决”,也就是搁置了钓鱼岛的主权争议。

2018年4月19至20日,第九轮中日海洋事务高级别磋商在日本仙台举行。双方就防务部门海空联络机制的建立和尽早启动取得了进一步进展,同意加快有关准备工作。

经过这长达十年的研判,中日“海空联络机制”终于得以启动,而双方能够达到共识的最根本原因就是搁置了钓鱼岛水域的主权争议,在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5月7日于北京主持的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提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和李克强总理将就海空联络机制达成协议,以避免海空意外事件。中方对此有何评论?

耿爽回应表示,中日双方在东海危机管控问题上的目标是一致的。建立海空联络机制有助于双方增进互信,管控分歧,维护东海和平稳定。“当前两国相关部门正为启动该机制加快相关准备工作。”

耿爽还指出:我理解这个机制是规定双方舰船与飞机的联络方法,并没有规定适用的地理范围。

如果主要针对东海区域的“海空联络机制”没有规定适用的地理范围,实质上就是在此机制的运用上搁置的钓鱼岛的主权争议。

至于中日在钓鱼岛主权争议上是否存在过“搁置共识”,中日间存在着不同看法。中国始终认为存在“主权搁置”的共识,而日本方面对这个问题的认识在历史发展的过程中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日本政府的公开见解是: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根本不存在围绕钓鱼岛要解决的领有权问题,中日间没有“搁置共识”。

1972年,时任日本首相的田中角荣与中国总理周恩来在进行有关中日关系正常化交涉时,周恩来提出了在钓鱼岛问题上“搁置争议”的提议,据有些报道,当时田中角荣表示同意,以后这个问题就成为双方的“相互理解事项”,但是没有记录在文件中。

而对于这个问题,2013年的日经中文网是这样报道的:“当年9月27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下午4点前后起举行了第3次会谈。首先提出这个问题的是田中。

‘贵国如何看待尖阁诸岛?对此已有很多人向我提出建议。’

对此,周恩来回答称:‘这个问题我这次不想谈,现在谈没有好处’,‘就因为在那里海底发现了石油,台湾把它大作文章,现在美国也要作文章,把这个问题搞得很大。’

在日本公布的外交文件中,两国领导人针对此问题的谈话到此结束。

但是,中国方面则主张有关该问题的对话还没有结束。而其根据则是张香山的回忆录。张香山曾作为中国外交部顾问而深入参与中日邦交正常化谈判。张香山表示在周恩来表态后,田中接着说:‘确实是这样。(现在)没必要在谈更多的了。找另外的机会谈。’周恩来对此也表示了同意。

也就是说,双方承诺找‘另外的机会’再次磋商。中国方面认为,这正是推迟问题解决的搁置共识。……

那么到底事实的真相如何?实际上,日本方面与会者手写的会谈记录本目前已不知去向。相关人士表示,1988年9月在用打字机重新打印后,会谈记录原本可能已被销毁。

潦草的会谈记录本很多地方难以辨认。有分析指出,很难说打字员准确打出了原本的全部内容。”

1978年8月,时任中国副总理的邓小平与日本外务大臣园田直进行缔结《中日和平友好条约》交涉,这一年的8月10日,园田直在北京与邓小平提及钓鱼岛问题,据园田直的回忆录《世界日本爱》一书记载:“……邓小平说:‘一如既往,搁置它20年、30年嘛。’换句话说就是:日本现在实际上管理着这个岛群,维持现状就可以。他虽然是淡淡地这样说,我却忍不住使劲按了一下邓先生的双肩说:‘阁下不要再说什么了’。他虽然还是那副悠悠然的样子,我却大松了一口气,整个身体松软了下来,如果不是在众人面前,我真想对邓先生说声‘谢谢’。”(1)

“……现在我国有效地管理着这个岛群,日中间也没将这种现状当做具体问题,如果我们故意把这个问题拿出来打草惊蛇,结果就是本利全无,一盘皆输。”(2)

“搁置共识”,在当时的媒体也似乎是一种常识。

比如说《读卖新闻》在1978年10月26日的朝刊头版头条以醒目的大标题“强调尖阁诸岛搁置”“交给下一代解决”下报道了邓小平在日本记者俱乐部举行的者招待会的内容。《读卖新闻》的报道指出:“邓副总理在回答尖阁诸岛的问题时,明确了两国政府在不涉及这一问题,暂时搁置这一点上达成一致,并强调交给后代解决。”

而据日经中文网2013年7月30日报道:“1992年4月7日,日本经济新闻(中文版:日经中文网)在头版头条报道了当时的日本首相宫泽喜一与到日本访问的中国共产党总书记江泽民的会谈,而标题则是《双方确认搁置‘尖阁诸岛问题’》。从这种报道态度,可以看出日本外务省的资深人士所说的‘搁置的默契’当时在日本国内也广泛浸透。”

也可以说,中日双方以往一直在一种默契中以“搁置争议”为手段,留下很大的模糊空间。

2010年9月7日,中日舰船在钓鱼岛水域相撞后,当时民主党政治家前原诚司正任国土交通大臣,他和当时的外务大臣冈田克也一起,一改自民党政权对钓鱼岛争端的灵活立场,坚决主张按日本国内法律处置中国船长詹其雄。

在当年9月17日的日本改造内阁中,前原诚司出任外务大臣,在2010年10月21日召开的众议院安全保障委员会会议上,前原诚司在答辩时指出:将(钓鱼岛问题)暂时搁置,搁置十年也不要紧–这是邓小平单方面的发言,不是与日本方面达成的共识,因此可以得出结论,中国并没有和日本方面达成“搁置主权争议”的共识,不存在“搁置争议”的事实。在当年10月27日的众议院外务委员会会议上,前原又说:我非常详细调查了过去的来龙去脉,双方也没有所谓“搁置争议”的默契。

从此民主党政权在钓鱼岛问题上,就没有了模糊空间,也公开否认中日有“搁置共识”。2012年底重新掌权的安倍政权,也延续了民主党的主张。

但是,就是在执政党内部,有关此问题的看法也是不同的。2013年1月25日,和自民党一起执政的公明党代表山口那津男访华,与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人民大会堂会谈。在访华之前的1月21日,山口那津男曾提出;钓鱼岛问题应该搁置——“留给聪明的后人去解决,是一种贤明的决断,应该让这个问题平静一个阶段”。“日中军用飞机同时接近这个岛群,可能招致难以预测的事态”,“双方取得军用飞机都不进入该岛上空的共识与结论是重要的”。

而首相安倍晋三在2013年1月25日接受《每日新闻》专访时被问及:“我们想问一下围绕尖阁诸岛的日中摩擦问题。公明党是所谓的‘搁置论’,而自民党又是一步不让,这是战略上的角色分担呢?还是联合政权的破绽呢?”安倍回答说:“因为是联合政权,党不相同,外交政策上的感觉也不同,一般来说,联合政权的政党在外交上是互相弥补的,但是在钓鱼岛问题上,这是我国国有的领土,搁置论不存在这种想法是不变的,没有外交上交涉的余地。”(3)

这以后,日本政治家和媒体不断等爆出新料,猛烈冲击着日本方面的“没有搁置共识”说。

2013年6月3日,日本前内阁官房长官野中广务在北京与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刘云山举行会谈时透露:有关钓鱼岛问题,在日中实现邦交正常化后不久,曾听当时的田中角荣首相说:“双方已将这一问题搁置起来,就这样保持风平浪静吧。”此言一出引起轩然大波。

对此,日本政府立即进行了反驳,当时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称:“到目前为止,完全不存在就搁置争议达成共识的事实。而且原本就不存在需要搁置的领土问题”。

据日本共同社2014年12月31日报道,英国档案馆2014年12月30日解密了1982年9月日英首脑会谈的谈话记录。解密档案显示,时任日本首相的铃木善幸当时在会见到访的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时透露,中日之间钓鱼岛归属问题达成谅解和共识,同意“维持现状”。

解密档案显示,铃木向撒切尔夫人表示,就钓鱼岛问题与中共领导人邓小平直接进行谈判后,轻松达成了共识,同意“日中两国政府应基于巨大的共同利益展开合作,将细节上的差异放到一边”。其结果是双方“同意不再明确提及(钓鱼岛)问题而是维持现状。问题实际上被搁置了。”

首脑会谈于1982年9月20日上午在日本首相官邸举行。有分析认为,该谈话记录根据撒切尔夫人秘书等人的笔记制成。此项解密档案的发表挑战日本目前有关钓鱼岛的主张。

而笔者认为:这次中日“海空联络机制”能得以启用,实际上是通过重拾“搁置共识”而实现的,其实中日间之所以建立和启用“海空联络机制”,其核心问题就是防止在钓鱼岛海域中日之间的武力冲突,除此之外中日之间几乎没有可以引发武装冲突的热点地区,如不搁置主权争议,这个“海空联络机制”不可能启动,就是启动了,也几乎没有意义,而十年谈判历程证明,中日间有关钓鱼岛问题的解决,不通过“搁置主权”就无法实现,如果不重温老的“搁置论”,也要建立像启动 “海空联络机制”这样的新的“搁置论”。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