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鹤赴美围绕贸易问题再次展开讨论

美国邀请中国副总理刘鹤从5月15日起访问华盛顿,举行实质性的中美贸易摩擦的第二轮协商。针对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将放宽对中国中兴通讯(ZTE)的制裁,中方也显露出对美国产品规避报复的举动。中美盯着“贸易谈判”,开始打出手中的牌,预计磋商过程中将会进行激烈交锋。

“将迅速探讨对中兴制裁的替代办法”,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在5月14日的演讲中提到这一情况。美国商务部刚刚在4月份以中兴向伊朗和朝鲜违法出口为由对中兴进行制裁。但特朗普总统13日突然在推特上表示“通过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合作,努力让中兴恢复业务”,显示出中美开始相向而行。

特朗普5月15日又在推特上批评“他们(中国)多年时间里每年从美国赚取数千亿美元”,关于谈判则总结为“敬请期待!”

特朗普总统3月份宣布对50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征收追加关税的制裁方案,两个经济大国的贸易战一触即发。5月3~4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访华,提出在2年之内把3750亿美元的对华贸易逆差压缩到2000亿美元。并在2020年之前把进口关税降到和美国同样的水平。首次磋商就以遇到很高门槛而告终。

中国15日派遣副总理刘鹤赶赴华盛顿,围绕贸易问题再次展开讨论。据中美外交人士表示,刘鹤将于16日与美国外交政策的权威、前国务卿基辛格等人会晤,然后以17、18日的2天日程,与财政部长姆努钦等特朗普政权的高官集中展开贸易磋商。

中美摩擦的风向出现细微变化,是因为特朗普最重视的朝鲜问题开始出现改变。6月12日将举行美朝首脑会谈,特朗普希望以此增加支持率。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5月上旬在中国大连与习近平再次举行会谈。之后习近平给特朗普打去电话,充当无核化进程的斡旋者。

据称在与特朗普的电话会谈中,习近平提出了美国放宽对中兴的制裁。由于美国当局的制裁导致半导体等主要零部件的采购变得困难,中兴陷入了停止智能手机销售等经营困境。美国当局还将启动对最大通信设备企业华为技术实施制裁的讨论,对于中国来说,成为有可能导致社会动荡的消极因素。

据中美外交人士表示,中国方面上周在高官磋商之前,派遣政府相关人士赶赴美国,解释了汽车和农畜产品的市场开放政策。此外,还提出了解除对猪肉等美国农产品的报复性关税的方案。另一方面,华为高管也赶赴华盛顿,表示如果遭到制裁,将起诉美国当局。中国方面将焦点瞄准了对中兴制裁的放宽,正通过软硬两方面施加压力。

不过,美国商务部部长罗斯表示“对中兴的制裁是法律执行方面的措施,与贸易问题无关”。这项制裁是奥巴马前政权时开始讨论的措施,曾有美国国会的强有力推动,例如参议院议员鲁比奥表示,“不能让中国通信大型企业轻松参与间谍行为”。如果符合规则的制裁措施因中美的交易而轻易被推翻,政策当局和企业都难免出现新的混乱。

中兴问题仅仅是中美摩擦的一部分,对于特朗普此前承诺的对华贸易逆差的削减,几乎没有作用。此外,美国特朗普政府还要求中国取消利用巨额补贴培育高科技产业的“中国制造2025”计划。对于美国攻击国家的一项重大计划,中国方面也表示绝对无法接受,没有放弃反击姿态。

中美围绕人工智能(AI)、自动驾驶和工业机器人等尖端技术的霸权之争日趋激烈。美国商务部长罗斯14日承认,“虽然两国提出了彼此的要求,但分歧极为巨大”。由于倡导本国至上主义的两国的国家利益相互碰撞,贸易谈判有可能找不到出路,陷入僵局。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