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左派褪色 德社民党惨败面临再造

Image result for spd in germany election

(中央社柏林24日综合外电报导)社会民主党(SPD)在今天德国大选得票低于21%,是该党自二战战后以来的最差成绩。社民党誓言,他们要重回反对党角色,藉推动社会正义做为政党再造。

路透社报导,随着近半选民这次都没选择自二战战后即主宰德国的两大主要政党,社民党尤其得面对重新赢回选民支持的艰难任务。

布兰登堡社会与安全研究所(Brandenburg Institute)学者史杜赫提(Tim Stuchtey)表示,他预料社民党在败选后会往左移动,虽然他也不排除,若梅克尔无法找到其他政党,社民党在党揆舒尔兹(Martin Schulz)离开后、改变心意与梅克尔联合执政的可能性。

成为最大反对党后,社民党的第一个任务可能是要防止反移民的德国另类选择党(AfD)的壮大,后者已成为自1950年代以后,第一个在联邦议院取得席次的极右翼团体。

社民党在国会的党鞭欧波曼(Thomas Oppermann)受访时指出,中间偏左的社民党会毫不吝于在法律选项上,阻挡所有AfD的种族主义声明。

法新社报导,社民党的舒尔兹今天在大选败给总理梅克尔(Angela Merkel),是社民党自二战战后最惨的败绩,也是欧洲中间偏左政党的又一挫败。

据出口民调,以德国传统劳工阶级为主的社民党,得票率仅20-21%,第4度在与梅克尔的保守派竞逐时失利;梅克尔的保守派得票32-33%。在舒尔兹称今天为「困难与苦涩的一天」后,社民党立即宣布投身反对派,不再与梅克尔联合执政。

过去4年社民党以少数党身分与梅克尔联合执政,却吃力不讨好,即便从最低工资到同性婚都取得政策成功,但都未获得加分。

佛里德里克.艾柏特基金会(Friedrich Ebert Foundation)学者布鲁宁(Michael Broening)说:「这次再度败给梅克尔后,社民党现在得重新严肃思考他们的出路,特别是他们得面对一个苦涩的事实,即许多劳工已不再支持这个前劳工政党。」佛里德里克.艾柏特基金会是与社民党关系密切的智库。

许多原本支持社民党的选民转投极左的左派党(Die Linke),进一步撕裂包括以生态为主绿党在内的左派光谱。

社民党的败选,正值法国、英国、西班牙及许多东欧和北欧国家等欧洲左派政党纷纷被迫退出执政之际。分析家指出,工厂、煤矿、造船厂的关门,以及对传统政党忠诚度的普遍下降,都是对左派不利的结构性因素。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