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士兵脱北看朝鲜“市场经济”的虚实

在朝鲜劳动党委员长金正恩通过核试验与导弹加强挑衅姿态的情况下,朝鲜人民军士兵则因为“饥饿”从非武装地带(DMZ)不断逃往韩国。韩国国内的脱北者已超过3万人。对于朝鲜领导层来说,军队最前线的叛逃是尤为严重的问题。最近,朝鲜在宣传平壤的发展和粮食状况的改善。但从脱北的一线士兵可以看到,朝鲜与“经济重建”相背离的现实。

据韩国媒体报道,近期朝鲜士兵越过三八线有2次,分别是6月13日和23日。据悉,这些士兵基本都在20岁左右,伴有营养不良的症状。这是朝鲜士兵时隔9个月再次脱北,2016年9月逃到韩国的士兵也是20多岁,身体消瘦。叛逃的理由为“听说到了韩国就能赚到美元”。

为防叛逃埋设地雷

其中一名脱北者表示,“处于严格控制之下的最前线士兵越过军事分界线,其性质与单纯的脱北不同”。虽然有的时候韩国政府并不会公布脱北的信息,但在短短10天之内连续发生2次,很难说属于偶然。

目前,普通朝鲜人跨越中朝边界的脱北并不罕见。某脱北者透露,“只要给中朝双方的警卫们点好处,再给带路的蛇头4万~5万元,就能安全逃出来”。此外,有不少朝鲜人在中国和韩国赚外汇,多次往来于三国之间。

数年前,笔者访问了中朝之间界河——图们江。上流狭窄的地方河宽还不到10米,到冬季河面完全冰冻之后,“很多朝鲜人趁夜过河,填满肚子后再回去”,一名中国的朝鲜族民众表示。

但是,非武装地带的朝鲜部队的情况完全不同。近年来,朝鲜军队在非武装地带附近埋设了大量的对人地雷,相比于防止韩国入侵,更主要的目的是防止本国士兵叛逃。据分析,为了消除一线士兵对韩国的憧憬,朝鲜对士兵进行了彻底的思想教育。如果前线不断出现脱北者,不仅会降低部队的士气,国家体制的不稳定也将表面化。

从前,朝鲜军人能获得丰富的配给和很高的荣誉,是“最好的结婚对象”。如果成为一线士兵,应该会得到更加丰厚的优待。但是随着配给制陷入困境,军人面临的情况也为之一变。象征这一点的是,朝鲜社会正在自然发生的“市场经济”。

作为向金正恩体制宣誓绝对忠诚的回报,在平壤生活的劳动党党员和军方高官能获得足够的生活配给。在向海外宣传发展面貌的“橱窗城市”平壤,高层公寓林立,高级餐厅也在增加。此外,手机的新入网数量也超过了300万。

另一方面,地方上的朝鲜人在事实上被断给,被迫开始自给自足。非法黑市成为了这些人的谋生手段。脱北者等各方的证词显示,最初人们只是将副业生产的农作物和生活用品拿到市场上去交换大米和必需品,随着交易范围的逐渐扩大,有的商人开始专门从中国采购食品和生活必需品到市场上来卖。据悉,现在“只要有钱什么都能买到”,市场总是非常红火。

“放任”滋生出市场经济

朝鲜严格限制居民的旅行和移动,但一些有商业头脑的人通过贿赂建立了覆盖全境的流通系统。控制商品供给的商户拥有决定主要商品价格的强大权限,这些人不断积累财富,成为了朝鲜的新兴富裕层。朝鲜全境的黑市数量超过400处,是普通百姓维持生活的必要存在。

由于领导层以“自力更生”的名义对平壤以外的地方经济政策不闻不问,结果孕育了自然发生的“市场经济”。当局为了取得黑市的控制权,曾多次尝试进行取缔,但每次都遭到百姓的反抗,最后只好默认。

除了官员以外,被迫自力更生的还有人民军士兵。虽然部队有少量配给,但年轻士兵们很多都出现了营养不良。部队除了从农民手中征收“军粮”外,自己也在种植农作物,但大部分必须上交给军队上层。

底层士兵有时会被调去干农活或搞建设,因此不能像工厂和农场的普通民众一样专心于副业,经常发生被逼得走投无路的士兵集体盗窃和抢劫的事件。尤其是最前线的士兵,他们有机会听到韩国播放的批判朝鲜体制的广播内容。可以想象,饥饿和士气低下成为他们决心脱北的原因之一。

金正恩提出了“核开发与经济重建的并进路线”,但经济重建的对象归根结底只限于维系体制不可或缺的特权阶层。不过,被领导层抛弃的普通百姓的生活通过黑市得到改善,还孕育了“市场经济”。在国家向核导开发投入巨额资金的同时,干瘦的一线士兵却不断出逃。这就是朝鲜抱有的典型矛盾。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