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极向上的中国人和没上进心的日本人

上小学的时候,黑板上方的墙上总是贴着两句毛泽东的语录“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我不知道这两句话是否真的是毛泽东所说,不过,那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两句话本身。“好好学习”容易理解,“天天向上”就不好说了。那个年代(70年代初),所谓天天向上就是听毛泽东的话,争取当三好学生。如果换到今天,我相信小学生们的向上一定是考试争取得高分,无论是老师还是家长都不会要求学生再去听谁的话了。

而对于今天走上工作岗位的中国人来说,人生的目标应该是增加收入,尽量买大一点的房子和高级一点的汽车。中国人的上进心被普遍的攀比心理不断刺激,不断膨胀。回想起来,90年代,中国的通胀率年年看涨,有几年高达20%。经济学家们无法解释为什么通货膨胀得不到治理,就说中国人的攀比心理造成通胀率居高不下。

中国人的上进心太强了,所有的人都在有意无意中追求被别人羡慕。我小的时候,每个学期要填写个人小结,其中有一栏是填写家庭成员的政治面貌,被当时社会的气氛影响,大家总是在亲戚中找是党员的集中填写进去,非党员的尽量不写。今天,中国人会主动把自家光彩的一些人和事告诉别人,但一些负面的信息就尽量回避。所以,中国人的上进心中或多或少地夹杂着虚伪。

很多次在国内跟熟人吃饭,有时还有外国人在座,国人似乎毫不介意地跟自己的同事和朋友打听:你买了多大的的房子。或者:你儿子考上了哪所名校。总之中国人似乎喜欢在别人的羡慕中体会一种幸福感。

我生活在日本,我从今天的日本人的身上完全观察不到什么上进心。上下班的地铁里,每个人都豪无表情;学校里的学生根本没有要跟别人攀比分数的习惯。似乎大部分日本人都习惯于逆来顺受。所以,大部分日本人心里有不平也很少会爆发出来。我们从今天的日本人身上很难观察到当年企图统治亚洲的日本人的影子。日语当中也有虎视眈眈这个词,是从汉语中引进的。但你很少能在日本找到一个虎视眈眈的日本人。

为什么中国人有如此强烈的上进心?而日本人几乎完全没有上进心呢?

首先,我们观察中国社会,自古以来贫富分化就没有缩小过,而中国人和中国社会对于弱势群体通常是采取丢卒保车的态度。如果你沦落为卒子,那你就等着被丢弃。所以,虽然中国有官员和学者鼓吹改革社保,建立全民平等的社保机制,我从来不相信这种谎言。中国社会是由很多个同心圆组成,核心就是权利的中心,越接近核心的群体,其在财富分配上就越有利。比如农民和农户,他们就是中国社会的卒子,连户口都跟城里人不一样。

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理论命题:西欧工业国家是通过殖民非洲国家而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那么,我们套用马克思的这一命题,今天的中国资本家应该是通过剥削农民和农民工而完成了资本的原始积累。几乎所有的中国人其内心都有所担心,担心自己沦落为弱势群体。所以,小学生到学校被教导:天天向上,回到家里,老人会说:望子成龙。

观察今天的中国社会,有人在过着地狱一般的生活,另外,有一部分人似乎生活在天堂(我指的是在物质方面)。在这样一个社会里,人们承受着双重压力,首先是不要沦落入地狱,其次是做梦都想过天堂一般的生活。

那,我们在来观察日本社会。日本社会没有地狱,也没有天堂。所以,日本人不担心自己沦落,再沦落也不会落入地狱。同时,日本人也没有奋斗的动力,因为再努力奋斗也进不了天堂。对于国内的读者来说,很难想像,今天的日本人家里居然没有佣人或钟点工。很多开公司的CEO和政治家,其家务都是自己解决。生活在一个没有天堂也没有地狱的社会里,人是很难产生上进心的。相反,生活在中国这样一个既有天堂也有地狱的社会,那就不由你不上进。

不对比中国人和日本人,谁生活的更累?首先中国人生活的很累,从小到大总是被一只看不见的手推着去奋斗。当然,日本人生活的也不轻松,因为他们总是要把自己纳入社会的中流,或说中产,所以,日本人生活的也很累。

本文仅代表笔者个人观点

柯 隆 简历

富士通综合研究所主席研究员、静冈县立大学特聘教授。出生于中国南京。86年毕业于南京金陵科学技术学院日本专业,88年旅日后进入爱知大学法经学部学习,92年毕业后进入名古屋大学大学院经济学研究科深造,94年硕士课程(经济学)毕业。98年10月,富士通综研经济研究所主任研究员。2005年6月,同总研经济研究所上席主任研究员。06年起担任主席研究员。

#文章来源于中外各大媒体并不代表本社区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与support@cisocial.net联系#